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念佛发起因缘第一
专题:劝修念佛法门 作者:圆瑛大师 发布时间:08-16

  莲池大师云。‘越三祇于一念。齐诸圣于片言。至哉妙用不可得而思议者。其唯佛说阿弥陀经欤。’此经为持名念佛法门。发起之因缘也。我佛释迦牟尼。观见众生。本来是佛。个个具有佛之知见。奈为无明所覆。妄想所蔽。不自觉知。虽然不觉。而本具佛性。依然存在。如宝藏埋于宅中。明珠系乎衣里。不曾丧失。故我佛开示念佛法门。欲令众生。发心念佛。而悟入本具佛之知见也。

  诸佛世尊。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法华经、佛告舍利弗云。‘舍利弗、云何名为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佛之知见。即诸佛之四智菩提。亦即众生之三德秘藏。诸佛悟之。而成等正觉。众生迷之。则枉受轮回。当知迷悟虽殊。生佛本来平等。金刚经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即指众生本具之佛知佛见。与诸如来。无二无别也。

  知见二字。约根性说。根性、即是佛性。此性常在六根门头。放光动地,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曰嗅。在舌曰尝。在身曰觉。在意曰知。今但举意根与眼根。故曰知见。实则六性唯是一性。如楞严经云。原以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佛知真知。无所不知。佛见真见。无所不见。今在众生分上。被妄想执著所误。则成为妄知妄见。诚如古德所云。‘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当知妄无自性。全体即真。是以佛为众生。开之示之。欲令众生。悟之入之。如指宅中宝藏。乃是本有家珍。衣里明珠。当下不求自得。

  我释迦世尊。开示众生、念佛法门。即是欲令众生。都摄六根。净念相继。称念弥陀名号。念到境寂心空。佛性自当显现。即能悟入佛之知见。遂得亲见自性弥陀。而完此一段出世大因缘也。

  念佛法门。又称净土法门。又名莲宗。又曰净宗。乃是释迦如来。至极悲心。观机施教。观察众生之机。唯此持名念佛一法。最易得度。故无问自说。说出一卷、佛说阿弥陀经。不假他人发起。即自告舍利弗。‘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自唱极乐依报。弥陀正报。二种名字。此万世持名念佛。从出之大原。乃金口所亲宣之妙法也。三根普被。六趣咸超。其利益有不可思议者焉。

  弥陀经中。佛自解释极乐名字云。‘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于是广陈西方依正二报。种种庄严。发起众生之信仰。次则、普劝众生。志求往生、人人应当发愿。经云、‘舍利弗、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后则、极劝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而立念佛之净行。经云、‘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如上所引。弥陀经之正宗。乃佛所说劝信劝愿劝行、之文。我佛以信愿行三者。以为往生净土三种资粮。果能具足三资。必定诞登九品。要知往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乃在行持之深浅。信愿行三者。如鼎三足。阙一不可。我常劝人修持净土法门。于此三资之上。各加一字。谓信、必定要深信。愿、必定要切愿。行、必定要实行。果能如是。则往生净土。可操左券而得矣。

  一 深信者。略分四种。一信释迦如来。三觉圆满。四智洞明。观机施教。说此念佛法门。决定是对机之教。不会说错的。二信西方极乐世界。由弥陀如来。因地悲心。所发宏愿。愿后勤修万行。功德庄严。之所成就。决定有此极乐净土。不是想像的。三信六方诸佛。各出广长舌相。赞叹净土法门。是不可思议功德。历代贤圣。宏扬净土法门。为修行径中捷径。至若千经万论处处指陈。古圣先贤、人人提倡。决定是真实之语。不是骗人的。四信娑婆浊恶。为众生恶业之所招感。极乐清净。为众生净业之所成就。念佛、可以清净身口意三业。净业既成。净土往生。决定是因果相孚。不是虚诳的。果然具此四种信心。纵使有人说。更有法门。超过念佛。劝我信仰。我终不为所转。仍是相信念佛法门。最为第一。如是乃名深信。

  二 切愿者。略分四种。一愿不负己灵。己灵、即自己本具灵觉之性。此性为天然之佛性。一切众生。人人皆具。奈为烦恼所误。结业所缠。轮回生死苦海之中。今生何幸。得生人道。得闻弥陀名号。本愿功德。深生信仰。自应发愿。尽此报身。受持念佛法门。求脱生死。求生净土。求成佛道。不致辜负己灵也。二愿离苦得乐。我等随业受报。生在娑婆。五浊恶世。备婴众苦。三苦、八苦、无量诸苦。说不能尽。今以娑婆极乐。两土对比。忻厌自生。娑婆有三苦。一苦苦。五趣众生。既受生死之身。已经是苦。更加众苦逼迫。故曰苦苦。二坏苦。六欲天至三禅天。虽然受乐。乐不久长。终有败坏。故曰坏苦。三行苦。四禅天以上。虽然苦乐双亡。难免行阴迁流。未离生死。天报尽时。还要下堕。故曰行苦。而极乐众生。但受身心安泰之乐。而无苦苦。但受依正庄严之乐。而无坏苦。但受三昧寂定之乐。而无行苦。

  又娑婆有八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爱别离苦。六冤憎会苦。七求不得苦。八五阴炽盛苦。而极乐众生。有莲华化生之乐。而无胎狱生苦。有相好光明之乐。而无衰变老苦。有自在安宁之乐。而无痛痒病苦。有寿命无量之乐。而无四大分离。数数死苦。有海会相聚之乐。而无爱别离苦。有上善俱会之乐。而无冤僧会苦。有所欲如意之乐。而无求不得苦。有五蕴皆空之乐。而无五阴炽盛苦。两土秽净。苦乐悬殊。故切愿往生。离苦得乐也。

  三愿速登不退。此土修行。难进而易退。都为环境恶劣。障道缘多。助道缘少。或始勤而终怠。或改途而易辙。或功行未成。世缘已尽。舍生易报。顿忘前修。不能继续。来生作业。必当退堕。此土修行之难。如十信位菩萨。虽发大心。旋进旋退。如空中毛。随风而转。修行信心。须经一万劫。信心满足。善根成熟。方登初住。得位不退。而念佛法门。但得往生。便可圆证三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弥陀经云。‘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译云不退地、)故决定求生净土。愿登不退也。

  四愿亲见弥陀。因诸佛出世。难得值遇。譬如优昙华。时时乃一现耳。古人云。‘佛在世时我沉沦。我得人身佛灭度。翻悔此身多业障。不见如来金色身。’汝我生当末世。释迦已过。弥勒未生。欲见佛身。亲闻佛法。甚为难事。譬如孤儿。无怙无恃。殊可怜悯。既失乳养。又乏提携。危殆孰甚。今极乐世界。弥陀慈尊。现在说法。怜念众生。如母忆子。故决定念佛。求生净土。愿见弥陀。纵然劫石可磨。而我此愿不易。即使临命终时。或帝释天主。接我上生忉利天。或大梵天王。接我上生初禅天。我亦决定不去。何况余趣。又不仅愿生西方。还要愿生上品上生。誓取金台。早得见佛。速证无生法忍。如怀玉大师。精修净业。一日见弥陀现身。天乐鸣空。手执银台来迎。玉心念、我一生精进。志在金台。今只银台。则不肯往。佛亦不强遂转身西去。玉由是益加精进。自知必得往生。二十一日后。再见佛菩萨。遍满虚空。弥陀手执金台重来接引。玉曰、吾愿足矣。遂合掌念佛西逝。是时空中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太守颂曰、‘我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惟有门前古槐树。枝低只为挂金台。’正如二祖光明善导大师所云。‘如汝所念。遂汝所愿。’是也。

  愿之为力也。大不可思议。西方极乐世界。种种庄严。全由弥陀愿力所成。倘念佛有信无愿。则信为虚信。故次当发愿。普贤行愿品。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又普贤菩萨。发愿偈云。‘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凡修持净土者。其愿不可不切也。

  三 实行者。行即执持名号。专修净土之行。其行贵在真实。若虽有信愿。而无实行。则极乐净土。仍不得生。如世间果种。虽信此种。种之必能结果。亦愿得果。倘不种植。不灌溉培养。其果终不可得。念佛、信愿行三者。阙一不可。亦复如是。然念佛之行有二。

  (一)事行。以能念之心。念所念之佛。能所分明。心佛相应。心不离佛。佛不离心。念兹在兹。无有间断。行住坐卧。不离一句佛号。不起一切妄想。心似寒潭止水。佛如秋月映现。湛然不动。是为事行念佛。三昧功成。

  (二)理行。即明中道之理。而修念佛之行。闻说念佛法门。谛信不疑。愿生极乐。专修净业。不住有念。不落无念。一心体究。能念心外。无有佛为我所念。所念佛外。无有心能念于佛。能所不立。心佛一如。心即是佛。佛即是心。无有二相。亦不可以有无求。若言其有。则能念之心。体本空寂。所念之佛。相不可得。若言其无。则能念之心。灵灵不昧。所念之佛。历历分明。有无相泯。而归实相。古德偈云、‘忽然起念念弥陀。平地无风自作波。念念消归无念处。岂知无念亦为多。’此皆不专修事相。而纯修理观。观力成就。了知心佛虽有二名。心佛本来一体。亲见自性弥陀。一心湛寂。是为理行念佛。三昧功成。

  信愿行三者。为往生净土资粮。资粮既备。往生何难。既生净土。便超三界。便离生死。故释迦如来。无问自说。以为念佛发起之因缘也。

 
下一页:念佛即是修行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