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学佛要有出离心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08-16

  学佛有几个基本原则, 不能盲目的学, 今天听人说密宗很好, 修来可即生成佛, 就赶快修密, 找金刚上师灌顶加持, 以为几天一学, 就能如何如何。告诉诸位, 学密要有真方便, 现在不谈。人家说禅好, 现在在西洋、在日本, 学禅风气非常强烈, 而我们从中国大陆来台后, 禅的风气已没有了, 找个禅堂很不容易, 现在台湾寺院有禅堂的, 有阳明山的永明寺, 听说有个古岩寺也有禅堂, 禅可吸引人, 因此大家来学禅。但有些人, 禅和道分不清楚, 禅和瑜伽也分不清楚, 禅和静坐也分不清楚, 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很多。我在美国教禅的时候, 我的老师仁俊法师说:“我也打坐, 但反对你教禅。”我说为什么?他说禅是真常、是唯心的。我说不管他是什么, 我教的虽叫禅, 事实是修行方法, 为什么一定是唯心、是真常?我教的是空, 是般若, 后来他听了几次, 觉得不错, 他说我讲的禅和空也能相应, 和般若也能相应。我说:“禅本来就是空, 是般若。”晓云法师教的是般若禅, 我虽没听晓云法师讲禅, 但看过他的文章。学禅要跟真正有禅体验的人才能学。有人听念佛很好而念佛。学密而后学禅而后又念佛, 结果一样也学不成。我刚才讲过, 知见、知识越多的人, 越难得到修行的效用。所以修行要一门深入, 不要三心二意, 见异思迁, 看他人学得好而盲目跟从。修行更不能有患得患失的心, 要有明师指点。我自己是不是明师?我不知道, 明的人在我面前, 我就是明师, 暗的人在我面前, 我就是暗师, 这要靠缘, 有的人说某人本事大, 我来试试看, 这是试不得的。因此过去大德在参师访道时, 在某一大德座下一段时间后, 这位师父告诉他, 你的因缘不在此, 可到某大德那儿去, 去了一下, 那位大德又讲, 你的缘不在我这里, 再回去吧!回来以后, 这一下因缘成熟了。如果不出去一趟, 光在一个师父座下, 永远不行。有的人一出去就不回来。这些都是要靠缘。现在有好些师父, 惟恐弟子跑了, 这是不对的。华严经里的善财童子, 五十三参, 没有那位大善知识看到善财童子不欢善, 均有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乐也之感!若刻意留住不放, 有这种心, 就不够资格称大善知识了。心量要大, 心量越大, 来学的弟子越多, 我讲的出离心, 就是不执著, 不要贪, 无贪以后就没有嗔, 无嗔无贪, 就没有愚疑。愚疑就是不知道, 为什么要贪要执著, 没有智慧所以有贪, 有镇。有些人一讲出离心, 就说是逃避现实, 是厌世主义。逃避, 逃到那里去?烦恼是跟著自已跑的, 我们讲出离是心出离, 离五欲, 欲是欲界众生的大患, 离欲才能修道, 凡有所贪求皆为欲, 讨厌也是欲。诸位!八风知道吗?五欲跟八风是连在一起的, 佛经里正规的讲法是欲, 不离欲不能修定。离欲一定先要持戒, 持戒才能离欲, 因为戒有防非止恶的功能, 持戒就是把自己防卫起来, 如同用碉堡用防线围起来一样, 把自己约束在一个范围以内, 不让外界的诱惑引起我们犯罪, 我们这世界的引诱太多太多。

  我告诉诸位, 我在日本还没有得到学位以前, 那时正好我国和日本邦交断了, 人心惶惶, 国内情形不知怎样, 当时正是尼克森访问大陆的时候, 蒋总统有著处变不惊、庄敬自强的昭示。也有很多外国朋友, 很同情我们中国人, 称我国是国际的孤儿, 见我已变成孤儿的孤儿了, 有人打电话给我, 有人写信给我, 都是日本很好的朋友。我有一位教授, 非常好, 他就曾跟我讲, 他说:“你啊不要回国罗!就留在日本吧!”我说:“留在日本做什么呢?”他说:“现在我告诉你, 像你这样的程度以及人品, 要你的人很多。”我说:“那个学校要我啊?”他说:“现在的无人寺很多。”也有叫“空寺”的, 甚么叫无人寺或空寺呢?就是说住持死了, 没有住持的庙, 需要个住持。日本寺院, 若是住持死了, 没有儿子继承住持职务, 他的太太女儿, 就要迁离, 由他的总本山派人去接收。假如说这个住持死了, 而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儿, 或者是有很多的财产, 那么就可以找个人, 要找和尚哦!普通人不要。找个和尚做什么?去入赘, 去做赘婿。我那教授是什么意思?不用再讲了, 他说:“我那朋友已关照了我好久, 现在我也照顾著他的未亡人, 请你能成全他们, 他们也成全了你。”我跟他笑了笑, 不好讲, 抙他一顿也不好, 只能摇摇头, 他说:“我把你带到那边去看一看好不好?”我说:“我没有时间。”他还是没有了解我的意思, 有一天他把人带到我那里去了, 来看我啦!同来的有一个中年妇人, 带著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姐。我一看这苗头不对啊!

  是什意思呢?后来没有谈什么话, 我请他们喝了茶, 坐了会儿他们就走了。晚上我那教授打电话给我:“嗳!怎么样啊!今天你看了, 满意不满意啊?”像这种, 这是诱惑, 后来我就把师父给我的二句话, 在电话里报告我的教授, 我说我来日本求学时, 我的师父给我二句话:“愿汝为大宗教家, 切勿为宗教学者。”他是希望我成为大宗教家, 不要成为宗教的学者。我说我来日本的目的不是为自己, 自己的生活问题, 自已的处境问题, 不是问题, 我是来学法的;至于说日本佛教的制度, 这是日本的制度, 我还是我。我还告诉他:“日本没有一个比丘, 我是个受了比丘戒的比丘, 请教授能够原谅我。你如果理解中国的比丘, 对女色有多大的警惕, 你就会知道。”后来他非常的抱歉, 那么在日本这只是个例子, 在我们这世界上, 引诱太多, 我们学佛如果不能有出离心, 那是个严重的问题。现在下面我讲“心出离”。

  出离心已经懂了, 现在把它倒过来, “心出离”, 这话可能有人误解, 很多喊口号的人, 利用它做为遁词, 告诉人家, 你不要以为我有家有室, 儿女成群, 我也是过著与出家人同样的生活, 出家人不一定同我一样, 有这样清净哦!我虽然和太太睡在一起, 好多年不动心哦。心不动身体还在动, 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告诉诸位, 这种人很少, 这种人太少了, 欺骗自己, 但是反过来说, 讲出离, 就是离开人间了对不对?不离开人间!我们有一句话, 修道是要靠众威加持, 在我们寺院里常常有二句话:“宁可在大庙里睡觉, 不在小庙里办道。”什么原因?在大庙里依众、靠众、随众, 你不修行也要修行, 再懒的人在团体里面, 人家上了殿, 你不能不上殿, 人家在念经, 你嘴巴不动, 耳朵也在听, 人家在拜, 你也不得不拜, 所以在团体里面修行, 要比一个人修行好, 是助道, 有道侣、道伴。

  一个人修行呢?你们可要问我了, 法师!你不是一个人在山中住了六年吗?既然说不在小庙修道,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山里面?一个人的修行哪, 要有了基础以后, 一个人可以修行, 懂得方法以后, 一个人可以修行, 最少在知见上要有很正确的基础, 才可以一个人修行。有很多人闭关, 不一定成功;所谓“成功”怎么讲, 闭关出来以后, 有很多书跟著一起出来, 这算不算是成功啊?有的人闭了生死关, 没有一个人知道, 有这么一个人用过功, 那么这两种人, 究竟那一个是真正修行的人?告诉诸位, 如果善于用功的, 两位都是修行者, 如果不善于用功的, 二者都不是修行人;主要所谓善与不善在心, 要在我们这心能够离欲, 能够出离。在关房里边沽名钓誉, 就怕人不知道我在闭关, 我就拼命的写信, 拼命的发消息, 大家知道了我在闭关, 大家来看我, 供养我, 那么这种是为自己。但是这心很难讲是为己或为人, 如果完全是以悲心, 我自己用功, 写书也好, 做什么也好, 讲经也好, 都不是为名利, 而是为了悲愿心。不为己就是出离心, 为己就是执著心, 就是染著心、贪著心。假如我们能自己问一问, 我们学佛, 我们弘法, 我们修行是为什么?是为了将来成大法师, 为了成为高僧。

  最近有人说:圣严法师啊!你还没有到高僧的程度, 你已是名僧哪, 再上一步就变成高僧。对我来讲, 究竟那一种好, 我觉得名誉高, 不是重要的事情, 实至名归, 有名也没有关系, 假如说什么人也不知道, 我默默做了很多事情, 也没有关系。人家认为我是个高僧, 这点我要告诉诸位, 我们常常看到某某地方做大法会, 有五十位高僧在念经, 做法会, 这是大法会, 跑了去看看是那些位高僧?一看是佛学院的学生, 五十位佛学院的学生, 几位佛学院的老师, 像这样子你们说是不是高僧?可以说是高僧, 为什么, 什么叫做高, 什么叫做名?有名的人不一定高, 高僧不一定有名, 所谓高僧是有出离心的, 完全是为悲心与菩提心来渡众生, 来做佛事, 这个就是高。如果名气很大, 他没有出离心, 一切为自己, 沽名钓誉, 这个叫名僧, 佛学院的同学们念经, 绝对不会说我这次念经, 报纸上都会见到我的名字, 没有这种心, 对不对?所以他们是高僧, 至少他在这种场合是高僧。有些人跑了去, 今天是轮我站在中间, 红祖衣, 黄海青, 珠子摆得很长, 一直拖到尾脊, 新闻记者劈里拍拉地专门把镜头对著他。他还没站好的时候, 记者镜头若对著他, 他会说慢慢照, 等一下, 我还没站好。像这种人, 在外表看起来像高僧, 对不对?其实他这个念头是名僧, 这个是不是出离心?不是出离心, 我们没有意思要骂人, 批评他, 我们的心如果是出离的话, 这出离心叫发心, 发一念心, 你们的导师晓云法师他是天台宗, 讲一念心, 这一念心是什么心?诸位以为是清净心, 我告诉诸位, “是妄心”、天台宗叫妄心观, 妄心就是一念三千的妄心, 与真心是相应的。

  永明延寿禅师说:“一念相应一念佛, 念念相应念念佛。”这个一念相应一念佛, 念念相应念念佛, 是什么念?是出离心, 学佛要有出离心。

 
下一页:学佛要有慈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