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受了最后的供养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08-16

  上面所说的雨季安居, 是因雨季之中, 比丘们不便于林间的树下露宿;又因路途泥泞、虫蚁太多, 比丘们不便冒著风雨外出托钵乞食, 所以要大家住到亲属、朋友、信徒的家中去。往往是住于俗人家宅的附属建筑物中, 也有住于靠近俗人居处的山洞或树洞之中的, 即是分别住于可以就近得到饮食供应之处, 以专心修习禅定为主。

  佛陀离开竹林村, 即到了遮婆罗塔(capala), 那是一座古坟, 相当于现代所称的纳骨塔, 在塔处有大树, 所以修行者均喜欢在古坟的骨塔之处的大树之下静坐, 佛陀和大迦叶初见之处的多子塔, 性质与此相同。一般的汉译为“庙”, 即是灵塔或灵庙之意。因其均有大树, 巴利文佛典中将之称为灵树。此时的释尊, 因患背痛, 故由阿难敷了卧具, 让他在大树下暂事休息。

  从此向北。便离开了毗舍离的国境, 通过了班陀村、诃帝村、□跋村、祥婆村、婆迦市, 而到了末罗国(Malla)的波婆村(Pava), 接受了锻冶工人淳陀(Cunda)的最后供养。因为淳陀是位虔诚的佛教徒, 听到佛陀光临该村的消息, 便去请求开示:“伟大智慧的圣者, 觉悟了的人, 真理之主, 离开了妄执的人, 人类的最上者、超越者, 请问:世间上有那些修道的沙门呢?”释尊告诉他说有四种:“超越疑惑, 离烦恼苦, 乐于涅盘, 去除贪欲, 为人天的向导者, 便是依道的胜者。

  知道此世间的最上者, 并以之判别而将方法说出来的, 断疑不动的圣者, 是为沙门中的第二等, 呼为说道者。

  善说法句, 依道而生, 能自制、勤念、奉行无咎之语的人, 是为沙门中的第三等, 呼为依道而生者。

  装成善守誓戒的模样, 厚脸皮、给信施送礼、傲慢、作为、无自制心, 喋喋不休, 表现成了不起的样子, 是为污道者。”对于出家的沙门, 用这四种尺度来作评价, 乃是极为得体而重要的。也可由此想见, 佛陀晚年时的教内教外的沙门之中, 所谓“污道”的出家人, 已经出现了。

  淳陀被称为锻工之子, 是做金器的工人阶级, 并非富裕的人, 甚至是被阶级社会轻视的人, 佛陀为了打破阶级的印度传统, 虽然身体不适, 依然接受了淳陀的供养。

  因为这是佛陀在入灭之前所受的最后供养, 所以极受后世佛教徒的重视;至于那供养的是什么, 在近世学者之间, 也颇受注目。从梵文原文(sukara-maddava)的字面看来, 那是不老不嫩的, 柔软的, 上等的野猪肉, 通俗的解释, 可名为软猪肉。但在汉译本中称为“□檀耳”, 即是□檀树上所生的木耳, 或菌类。因此, 也可将软猪肉视为□檀耳的原义之解释, 总之, 那恐怕是当时印度相当美味的食品。把它说成野猪肉的看法, 在中国系统的佛教界是不能接受的, 因为中国佛教是素食主义者;至于在南传系统的小乘佛教界, 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之处, 因为锡兰、缅甸等的比丘, 向俗人家托钵之时, 是得到什么便吃什么的。

  由于正在抱病游化的释尊, 已经非常衰弱了, 吃了淳陀的那餐菌类的供物之后, 病情加重, 腹痛如绞, 所以催促阿难尊者:“我们到拘尸那揭罗城去吧。”

 
下一页:大般涅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