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释迦族的灭亡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08-16

  释迦族原系恒河流域的一个城邦, 原则上是独立自治的小王国, 在实际的势力上, 还是受著邻近大国的影响。这样的形势, 到了释尊的晚年之际, 即有了新的变化。释尊时代的恒河流域, 共有十六大国, 并立相融, 其中以南面的摩揭陀国及北面的□萨罗国(kosala)与佛陀的教化关系最深, 与释尊年龄相当的两国国王, 频毗沙罗王及波斯匿王, 也和佛陀的关系最密切。但是, 一到释尊的晚年, 南面的摩揭陀国, 由王子夺了王位, 那便是阿□世王(Ajatas'atru), 青年好胜, 并吞了北面的□萨罗国。在此稍前, 北面的□萨罗国, 亦由王子接了王位, 那便是毗琉璃(Vidudabha), 先将释迦族的城邦灭了。此也真的可谓:“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了。

  不过, 从佛典的记载中看, 释迦族的亡国, 是由于释迦族歧视而得的恶果。

  据说, 毗琉璃王的生母, 原系释迦族的婢女所生, 当时的波斯匿王, 以大国君主的身分, 命令释迦族遣送一名王女给他为妃子, 释迦族不愿如此作, 但又不敢违命, 结果便以一名聪明美丽的婢女, 伪称是释迦族的王女, 送给了波斯匿王。事实上, 这名婢女, 乃是当时释迦族的统治者摩诃男(Mahanama)和他的婢子所生, 是个混血儿。

  可是, 当这个混血的妃子茉利夫人, 为波斯匿王生了一个王子, 有一次带回释迦族去参加一项盛会, 释迦族的王子们, 竟然不许那位年已十六岁的毗琉璃王子, 坐上会场中的席位, 并且讥笑他是婢生之子, 被他坐过的席位, 竟用牛奶和了水来加以浣洗。这对于毗琉璃王子的侮辱太大了, 所以他说:“好啊!我坐过了的席位, 用奶和水洗, 当我即了王位之时, 将取这批家伙的喉管之血, 再洗我所坐的席位。”茉利夫人的身分, 虽然因此而被波斯匿王及王子知道了, 但她是位虔信的佛教徒, 极受他们父子敬爱的贤妻良母, 所以没有把她贬为奴婢。这一笔帐, 却要算到释迦族的命运上去了。当毗琉璃王即位之后, 便发动大军, 向释迦城进兵。

  在汉译的《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六卷所载:当毗琉璃王进兵之前, 佛陀已经知道, 所以预先端坐在军队必将通过道旁一株枯树之下, 迎接毗琉璃王, 王见佛陀如此, 便问:“此处有很多枝叶茂盛的大树, 何故坐于枯木之下呢?”释尊的回答是:“亲族之荫胜他人。”毗琉璃王因此退兵, 后来再度进攻, 三度进攻, 释尊均以如此的方式和如此的答话, 使得毗琉璃王暂时引兵而退。佛陀座下神通第一的目犍连, 见此情形, 也很著急, 便说用铁笼, 把释迦族的迦毗罗城覆盖起来, 以作保护。释尊劝他不必试用神通保护他们了。而说:“今日宿缘已熟, 今日正可受报。”也就是说业缘成熟了, 受报的事是无法用什么来替代的。

  结果, 于破城之后, 释迦族遭到了空前的大屠杀, 唯在佛的弟子舍利弗, 以及当时释迦族的统治者, 也是毗琉璃王的外祖父──摩诃男的极力设法抢救之下, 仅免于杀尽灭绝之殃。

  此在巴利文三藏的《佛本生经》中, 也说佛陀为了挽救亲族的危机, 坐于迦毗罗卫城郊的一棵枝叶稀琐□□, 然在毗琉璃王的国境内, 却有著浓荫绿叶的大树, 所以问起释尊, 释尊回说:“因为亲族的叶荫凉爽。”王知释尊之意, 是为保护他的亲族, 所以一连三次, 都退回了国境。到了第四次进攻时, 释尊才放弃了他的努力。

 
下一页:最后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