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儒家礼教 < 儒以修身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类别:儒学初探 作者:

子贡曰: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 “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 “诗云: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 “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无谄: 谄者谄媚,卑屈于人。

无骄: 骄者矜肆,傲慢于人。贫多求,故易谄。富有恃,故易骄。

可也: 可者,仅可而有所未尽之辞。

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 一本乐下有道字。贫能无谄,富能不骄,此皆知所自守矣,然犹未忘乎贫富。乐道则忘其贫矣。好礼则安于处善,乐于循理,其心亦忘于己之富矣。故尤可贵。

诗云: 《卫凤·淇澳》之篇。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此诗语有两释。一治骨曰切,治象曰磋,治玉曰琢,治石曰磨,四字分指平列,谓非加切磋琢磨之功,则四者皆不能成器,盖言学问之功。又一释,治牙骨者,切了还得磋,使益平滑。治玉石者,琢了还得磨,使益细腻。此言精益求精。求之古训,前说为当。

其斯之谓与: 此句从前释,子贡闻孔子言,知无造无骄,可由生质之美,而乐道好礼,则必经学问之功。从后释,子贡闻孔子言无谄无骄之不如乐道好礼,而知道义无穷,进而益深,如诗所云。子贡所悟,盖滥于义理之无穷。惟其义理无穷,故不可废学问。

告诸往而知来者: 往,所已有。来,所未言。从前释,无谄无骄不如乐道好礼,孔子所已言。而此诗之言学问之功,则孔子所未言,子贡悟及于此,故孔子嘉许其可与言诗。从后释,孔子仅言无谄无骄不如乐道好札,而子贡悟及此诗,知一切事皆如此,不可安于小成而不自勉于益求精进。前释平易,后释曲折,今采前释。

白话试译

子贡说: “贫人能不谄,富人能不骄,如何呀?”先生说: “这也算好了,但不如贫而能乐道,富而知好礼,那就更好了。” 子贡说: “《诗经》上曾说过: 像切呀,磋呀,琢呀,磨呀,不就是这意思吗?”先生说: “赐呀!像这样,才可和你谈诗了。告诉你这里,你能知道到那里。”(钱穆论语新解)

下页:儒家财富观:富而能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