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 《护生画集》附文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护生画集》附文
  (马一浮作)
  华严家言:“心如工画师,能出一切象。”此谓心犹画也。古佛偈云:“身从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形相。”此谓生亦画也。是故心生法生,文采彰矣;各正性命,变化见矣。智者观世间,如观画然。心有通蔽,画有胜劣。忧、喜、仁、暴,唯其所取。今天下交言艺术,思进乎美善。而杀机方炽,人怀怨害,何其与美善远也!月臂大师与丰君子恺、李君圆净,并深解艺术,知画是心,因有《护生画集》之制。子恺制画,圆净撰集,而月臂为之书。三人者盖夙同誓愿,假善巧以寄其恻怛,将凭兹慈力,消彼犷心。可谓缘起无碍,以画说法者矣。
  圣人无己,靡所不己。情与无情,犹共一体,况同类之生乎!夫依正果报,悉由心作。其犹埏埴为器,和采在人。故品物流形,莫非生也;爱恶相攻,莫非惑也;蝡动飞沉,莫非己也;山川草木,莫非身也。以言艺术之原,孰大于此!故知生,则知画矣;知画,则知心矣;知护心,则知护生矣。吾愿读是画者,善护其心。水草之念宜,斯人羊之报泯。然后鹊巢可俯而窥,沤鸟可狎而至,兵无所容其刃,兕无所投其角,何复有递相吞啖之患乎!
  月臂书来,属缀一言。遂不辞葛藤,而为之识。(戊辰秋七月,蠲叟书。)

  序言
  弘一和尚五十岁时,子恺绘护生画五十幅,和尚亲为题词流通,即所谓《护生画集》者是也。今岁和尚六十之年,斯世正杀机炽盛,弱肉强食,阎浮提大半沦入劫火。子恺于颠沛流离之中,依前例续绘护生画六十幅为寿,和尚仍为书写题词,使流通人间,名曰《续护生画集》。二集相距十年,子恺作风,渐近自然,和尚亦人、书俱老。至其内容旨趣,前后更大有不同。初集取境,多有令人触目惊心不忍卒睹者。续集则一扫凄惨罪过之场面。所表现者,皆万物自得之趣与彼我之感应同情,开卷诗趣盎然,几使阅者不信此乃劝善之书。盖初集多着眼于斥妄即戒杀,续集多着眼于显正即护生。戒杀与护生,乃一善行之两面。戒杀是方便,护生始为究竟也。
  犹忆十年前和尚偶过上海,向坊间购请仿宋活字印经典。病其字体参差,行列不匀。因发愿特写字模一通,制成大小活字,以印佛籍。还山依字典部首逐一书写,聚精会神,日作数十字,偏正肥瘦大小稍不当意,即易之。期月后书至“刀”部,忽中止。问其故,则曰:“刀部之字,多有杀伤意,不忍下笔耳。”其悲悯恻隐,有如此者。今续集选材,纯取慈祥境界,正合此意。题词或取前人成语,或为画者及其友朋所作。间有“杀”字,和尚书写至此,蹙额不忍之态,可以想像得之。
  和尚在俗时,体素弱,自信无寿征。日者谓丙辰有大厄,因刻一印章,曰“丙辰息翁归寂之年”。是岁为人作书常用之。余所藏有一纸,即盖此印章者。戊午出家以后,行弥苦而体愈健,自言蒙佛加被。今已花甲一周,曰仁者寿,此其验欤!和尚近与子恺约,护生画当续绘。七十岁绘七十幅,刊第三集。八十岁绘八十幅,刊第四集。乃至百岁绘百幅,刊第六集。护生之愿,宏远如斯。
  斯世众生,正在枪林弹雨之中,备受苦厄。《续护生画集》之出现,可谓契理契机,因缘殊胜。封面作莲池沸腾状,扉画于莲华间画兵仗,沸汤长莲华,兵仗化红莲。呜呼!此足以象征和尚之悲愿矣。
  夏丏尊谨序 一九四○年十月
   · 第一集
   · 第二集
   · 第三集
   · 第四集
   · 第五集
   · 第六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