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为忠实的朋友哭泣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痛苦叫“爱别离苦”,就是自己所贪爱的眷属、亲戚朋友等经过短暂的聚合,而后往往要分离,或者沦落他乡,或被怨敌所害,或因意外而遇难。如此种种,自己的痛苦甚至比离别的所爱眷属还大。小李喜爱一只狗,而那狗却因人的愚昧而惨遭不幸,她满含热泪地给我讲述了她童年的那段往事:

  在我童年时,有一位非常可爱的朋友——欢欢狗。因为它总是摇着丰满的尾巴欢喜跳跃,故取名叫欢欢。它比我小六岁,但特别懂事,从来没挨过打。叫它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失过职。但是我这位忠实的朋友却遭到无辜杀害,至今我内心深处始终为它哭泣,因为它死的太不应该,太可怜,也太惨了!
  记得那是一个暴风雨过后的下午,见爸爸拿着一根绳子,叫欢欢过来。天真的欢欢跑到爸爸面前,爸爸冷不防用绳子套住了欢欢的脖子,当时大家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就问爸爸作什么?爸爸说:“这狗用爪子扒坑,邻居说这不吉祥,会死人的。”当时我和哥哥都太小了,不知道这是一种愚昧人的谬论(那是因为狗太热而扒凉土来解热),所以眼睁睁地看着爸爸造下杀生的罪业。
  当时爸爸紧紧拉着绳子,欢欢一边叫一边跳,我和哥哥在旁忍不住哭起来。爸爸生气了,拉着绳子就走。欢欢知道了,明白了,后腿拖地不肯走。爸爸虽然用很大力气,但也拉不动,就命令哥哥拿棍在后边打。哥哥不敢不听,哥哥打一下,爸爸拉一下,欢欢叫一声,它好象在说:“我不去!”但也无可奈何地挪动着。就这样,仅离我家不到一百米的小河,欢欢却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到了河边,只见欢欢吐着长长的舌头呼呼直喘,而且浑身在颤抖。它用祈求的目光看着爸爸,我也是惊慌失措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只见爸爸睁大眼睛用力把筋疲力尽的欢欢往河里一扔,只听噗嗵一声,欢欢沉入了河里。我和哥哥不约而同地大喊:“欢欢!”欢欢从水里浮出头来,张嘴大声嚎叫,好象在喊:“救救我!”它拼命往岸边爬。这时只见爸爸在岸边拾起一块大石头,迈步下了河,抓住快到岸边的欢欢,把它的头用力往水里压,只听到水中哼哼的声音,水面上不断浮起水泡。此时此刻爬在地上的我,欲哭无泪,好象自己也快没气了一样。不知过了多久,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就这样,忠实的朋友离我而去,它走得那么痛苦,那么不情愿。
  二十年了,每当想起欢欢死时的情景,泪水还是会止不住往下流,心里默默地请求着死去的欢欢别再恨爸爸了,我真诚地请求你原谅无知的爸爸,我会好好学佛把功德回向给你,让你早日离苦得乐!
  同时亦愿慈爱过我的爸爸,杀业之罪早日忏悔清净!
  还希望我愚昧的邻居以后再也不要信口胡言,而导致无故害命,否则自己来生亦会遭到同样的命运。慎之哉!

  听了小李的陈述,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有一次和弟弟一起去放牛,弟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用石头打什么东西,我马上跑过去看,见一只黄鼠狼已经躺在血泊中。我责备弟弟,他辩解说:“刚才这只黄鼠狼嘴里叼着一只老鼠,听人说这不吉祥,不把它打死,我们的父亲或母亲会死的。”嗨!愚痴的人们,黄鼠狼叼老鼠与父母的生死有什么关系!在藏地还有一种说法:“若在冬天看到鼹鼠,一定要把它杀死,否则招致不祥。”这些说法都毫无道理,都是无稽之谈,只会让人徒增罪业。

 
· 下一页:市场上的甲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