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饭店里的罪恶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黑龙江省鸡西市位于东北边陲,其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故有“煤城”之称。在这个城市中散居着不少朝鲜族人,喜吃狗肉是这个民族的风俗。在市中心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底层,经营着不少朝鲜饭店,以烹制狗肉为主。
  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有着不同的文化氛围和风俗习惯。在藏地,吃狗肉被认为是很不吉祥的事。如果一个人吃狗肉的话,就象吃了人肉一样让人费解,其卑劣的形象永远会记在人们的心中。几年前,有一藏族上师到汉地观光弘法,在一次吃午餐时,有一朝鲜弟子端上了一盘精致烹调的狗肉供养上师,结果上师当众狠狠地叱责教训了这位弟子。由于弟子不了解藏族的习俗,而给这顿午餐带来了意外的不快。
  饭店门前的铁笼里关着一条条失去自由的狗。来往的行人不时地驻足看几眼,便又开始了他们匆匆的行程。奔驰呼啸而过的汽车喇叭声遮掩了饭店内的喧嚣。望着这些被囚禁的,痛苦万状的生灵,凄凉悲怆的伤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屠狗的惨叫声,不时从饭店后面传来。原来在饭店后面有间专门杀狗的阴暗房间,就在这里不知有多少生灵命丧黄泉。只见屠夫手持利刃走向狗笼,将已被吓的魂飞魄散、浑身发抖的狗用力拖出,然后将它牢牢地捆在一个固定的木桩上。用利刃猛地刺向狗的喉部,割断了颈部动脉,血喷涌而出,狗拼命地挣扎嚎叫着。由于过多的流血,它只能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时屠夫残忍地剥起了狗皮,将肚皮由下向上用力挑开,又向两边豁到四肢的尽头,接着就从脖子处将狗皮向下扒,此时尚未断气的狗痛苦地呻吟着。一刻钟过去了,除了狗的头部以外,全身毛皮被剥光,殷红的鲜血不断地流淌着,四条光光的腿不再乱蹬了,而是不停地抽动着。屠夫又将肚皮剖开,取出内脏。一条狗就这样凄惨地告别了尘世。顷刻间一盘新鲜的狗肉便呈献于那些贪婪的酒客面前,他们狼吞虎咽地吞噬着。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人性的凶残更使我觉得悲哀。
  望着那些仍在笼中待宰的生命,我多希望屠夫放下手中的屠刀,店主改行换业,还给这些生命自由的生存空间,不要再梦想以邪命生财发家。

 
· 下一页:为忠实的朋友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