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打狗的“英雄”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吴先生身体强健,容貌端庄,英俊的脸上显出几分自豪。据他本人讲,他曾祖父中过清朝武状元,现在家中仍存有祖先传下的石盾、石锁等练功器具。我问他有关杀生的事,他打开了话匣子,兴致勃勃地说:
  “也许是秉承了祖上的性格,我自幼酷爱武术。十岁开始习武,十五、六岁时,工夫已经不错了,尤其金钟罩硬气功小有所成,碗口粗的木棒打在身上,木棒折断,本人安然无恙。此事屡试屡验,常引来众人围观赞叹,我自己也引以为豪。”
  工夫虽好,若没有慈悲心,也成了造恶业的资本,下地狱的助缘。
  “记得我十六岁那年的夏天,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去草地上玩,发现一条黑狗,形态奇特,毛色乌黑,简直象一头毛驴。当时我忽然地格外兴奋,鬼使神差般地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抓住它!那时,我周身汗毛直竖,头发根发痒,热血沸腾,不知是什么东西在体内乱窜。心脏兴奋得直跳,头脑也好象发疯了一般。那条狗发现了我,它有一点害怕,怯生生的,似乎要溜走。我生怕它逃走,便急忙站住,坐到地上,假装毫不在意。我拿个小木棍儿在地上乱画着,用眼睛的余光盯着那条狗。过了一会儿,狗相信了我,没有走开。待它情绪稳定了,放松了,我便慢慢站起来,猫着腰,伸出一只手,装作很友好的样子,向它靠过去。那狗瞪着乌黑的大眼睛,对我的举动感到不解。但它毕竟没有跑开,而是怔怔地看着我,也许是我的表演真的很成功。我的心咚咚地跳着,象是要从嘴里跳出来,口干得冒烟,而我依然装作很镇定,很和善。终于,我已到了伸手能触到它的地方,而狗仍在原地不解地怔怔地望着我。正在这时,我突然往前一蹿,右手狠狠地掐住了它的喉咙。那狗也拼命挣扎,四条腿乱蹬乱踹,十分有劲。它的动作很快,力量大得出奇,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按住它。此时此刻,我忘记了一切,似乎整个宇宙万物不复存在,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掐死它。狗仍然拼命挣扎,我的衣服也被它蹬开了一道道口子。当它的腿蹬在我身上时,它的整个身体向前一窜,我便急忙跟上,唯恐它逃脱。就这样,它不断在地上移动,我也始终跟着它,控制它,没有被它甩掉。此时,狗张大了嘴,舌头从口中落了下来,喉咙里艰难地发出‘咕咕’声,眼睛也高高地凸起,象要瞪出血来。现在回想起来,那狗的目光中既有恐怖,又有绝望,还有一种迷惑不解。哪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呀!渐渐地,它的动作缓慢下来,腿也无力再踹,只是抽动着,眼睛一直死死瞪着,充满恐惧、痛苦和迷惑不解。一直到死,它的眼睛都没有闭上。这个过程大约有二十分钟。而后我叫了几个朋友到家里,我们一块儿扒狗皮,掏内脏,煮狗肉。当饮酒吃肉时,朋友们个个夸我本领高,有英雄气概。听了他们讨好的话,我得意得心都醉了。”
  得意么?武状元的后裔居然对打一只狗那么有兴趣!徒手屠狗,好武艺,好本领,了不起。吴先生是否在得意之余感到一丝悲哀呢?经云:“杀一众生,要偿还五百次生命。”他虽然打狗呈英雄,若到了阎罗法王面前是否还能呈英雄呢?

 
· 下一页:吃蛇的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