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野蛮的儿童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童年代表着天真活泼、无忧无虑,自己也会认为童年的时光是美好而快乐的。在这美丽的光环后面,是否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呢?让我们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吧。其结果你可能会大吃一惊,原来我们那时并不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儿童,更象一个凶残的刽子手。
  可能大多数的人都想不通,童年怎么可以和刽子手这样的坏人联系上?自己以前还小的时候,并没有干什么坏事呀!但仔细地回想过去,事实非常令人吃惊。
  象我们藏族人一样,北方很多生活在乡村里的孩子,有机会接触很多小动物和昆虫。按道理,天真烂漫的孩童对这些小动物应该有关爱之心才对,但人性中黑暗的一面却常常支配着人们。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时节,孩子们这时也会在杀生方面大显身手。
  他们把蚯蚓挖出来,再把它穿在鱼钩上用来钓鱼,每次都挖几十、几百条的蚯蚓,挖多了就喂给鸡吃。玩耍时,捉住青蛙,将一节麦杆从青蛙的肛门插进去,从麦杆的一头向青蛙腹中吹气,蛙的肚子马上膨胀起来,最后痛苦地死去。把树上的蜂窝打下来,有时被蜂蜇得头眼俱肿。用水把土里的一种蜂灌出来。用树枝把把杨树上的一种毛毛虫捅到地上踩烂。有时到草地里抓蚂蚱,当时就用火把蚂蚱烧着吃。还有一些孩子生吃蚂蚱、豆虫以表示勇敢。在印度和泰国,我也见过有些少年儿童在河里抓到小鱼、虾及蟹等活活地吃掉。
  八月份时,野地里、麦地里,有一种绿色的蝈蝈带回家养着,很多蝈蝈在被捉时不是折断腿就是被压死。晚上他们还在路灯下捉一种黑色的甲虫,有一元钱硬币那么大,一次能捉半水桶,把它们放在水里泡半天,然后用油炒着吃。也常常捕捉蝴蝶、蜻蜓做成标本,大的蝴蝶、蜻蜓能有十厘米长,把活的蝴蝶直接夹在厚厚的书中做成标本。其它小虾、蚂蚁、苍蝇、牛虻、蚊子被杀死的更是不计其数。有时又去捉刺猥,刺猥一般傍晚出来找食,这时候去抓,它一听见响声,就把身体团成刺球,但这也丝毫逃不脱被捉的恶运。若发现蛇,胆大的孩子用一根木棍猛击它的头部,然后一手抓住蛇的颈部,另一只手掐住颈部的皮往下拉,撕开肚腹,直接把蛇胆拿出来吞吃。有人说吃蛇胆能治眼病,这也是无稽之谈。
  打鸟是小孩们常干的事,自己制做弹弓,射杀所有能见到的鸟类、麻雀、乌鸦、啄木鸟、斑鸠、燕子,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鸟。后来有了汽枪更是大打出手,到了晚上鸟类的视觉和活动能力都很差,在树林中借着月光很容易把它们打下来。尤其麻雀居住在屋檐下,被捉的就更多了。麻雀被捉到后,有时被一些孩子用绳子绑住一条腿,拉住绳子的一头让麻雀飞着玩。更有甚者,在麻雀的身上绑一块蘸满汽油的布,点燃后任其乱飞,在空中成了一团火光,最后被烧死。唐朝诗人白居易有一首诗曰:“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闻其言也真,观其情也切。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若喜欢杀害动物、吃众生的血肉,那么,这种人就是野蛮的,是无道德的,他甚至比猛兽还凶残。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先生写过一首诗:“假使兴风林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就是说那些呼啸山林的老虎,都会以关爱之情时时看着小老虎。自称万物之灵的人类,其悲心,竟然还不如那些凶猛的野兽吗?生长在不同环境中的人们,虽然不能回忆前世,一般都能回忆起童年,应当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童年干过哪些残忍的事。要断除害心,培养慈爱之心,否则的话,整个社会将变成充满暴力和邪恶的可怕世界。

 
· 下一页:骇人听闻的驴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