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狗王之死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夏季的喇荣沟,泉水淙淙,山花烂漫,绿草茵茵,鸟儿在天空自由地飞翔,蜜蜂在花丛中飞舞。在这样的氛围中,我安然地坐在南山静处,清风徐徐地吹拂着……。沙沙的脚步声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位佛教徒走近我的身边,他跟我谈了很多有关佛法的问题,之后又向我讲述了一段他童年所目睹的杀生场面与感受……

  在我小时候,由于爸爸在外地工作,善良的妈妈喂养了一条众人皆喜爱的大黑狗,以伴我们度过孤寂的时光。奇怪的是这条狗的“狗格”与众狗不同,它虽生在兽类之中,但却本性善良,从未伤过人,亦未与任何狗发生过冲突。它的“狗格”与威猛,可统领狗群。因此博得了乡邻对它的美称——狗王。
  然而,狗王好景不长,在兴起的打狗狂潮中,与其它狗一样,不幸遭到了残杀。那时尽管我还是不太懂事的孩童,而狗王惨死的悲壮情景却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狗王是我的妈妈耐不过领导的催逼和淫威,被迫无奈而交出去的。当凶手从泣不成声的妈妈手中正要拉狗绳时,狗王好似了知不祥已临头,异常反态地向凶手猛扑过去,撕破了他的衣服,咬破了他的手且趁他翻倒在地之时,回到妈妈的身旁,用前爪扑打着妈妈的衣襟,牙齿轻轻叼着她的衣服,不住地舔着她的手,紧紧地贴着她的双腿不肯离去,依依不舍似求庇护。当发现了凶手从地上爬起来,持铁锤向它走近时,狗王又勇猛地向凶手进行反扑、撕咬。在被凶手恶狠狠地连砸几锤后,狗王的头部已是鲜血淋漓,但它还是顽强地与凶手对峙着,又再一次将凶手撕咬于地……。它嘶叫着,流着血又跑到了妈妈身边,四肢趴伏于地,双目哀求似的死死盯着妈妈的脸庞,尾巴不断地摇摆着。
  从地上爬起来的凶手,丧心病狂地扯着嗓子冲着妈妈大叫:“快快给我抓住狗绳,否则我要与你算总帐!”被凶手的恐吓吓坏的妈妈,不由自主地将狗绳交给了凶手。凶手接过绳子,气极败坏的猛拉绳子,狗王的头部随之被拉过去。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狗王不停地甩着头,我与在场的人都看到狗王的双目中,淌下了夹杂着血水的泪珠。
  凶手残酷地将其吊在树枝上。悬空的狗王发出阵阵的嚎叫,四肢乱蹬着,将粗大的树身也摇晃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听得让人感到恐慌。但凶手觉得这样还不够劲,又用锋利的尖刀拨着它摇晃的身躯,恶狠狠地说:“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让你再咬老子。”说毕用尖刀猛剌狗王的鼻子、嘴巴、双眼等,最后用铁锤击碎了狗王的头颅……
  这残忍的场面令我惊呆了,妈妈几乎昏厥了过去。可怜的狗,就在屠杀者的蹂躏中呻吟着、挣扎着,于最后的无力抗争中结束了生命。
  狗王悲惨地死了,它是怀着满腔仇恨,于求生不得,无奈而死。它的死,虽然几十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来,仍然让我心悸不已,欲哭无泪。我的妈妈亦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虽具善良却不知因果的道理,还于流泪中吃过狗王的肉,多么愚痴的妈妈!
  已懂得佛法无上的我,不免对愚昧无知尚在造杀生罪业的众生,深深地感到忧虑,更为无故遭杀的有情生起悲悯之心。真想高呼:世间有良知的人们将心比心,根除一切杀生害命之恶行,加入放生护生的行列,投入佛法的怀抱。

 
· 下一页:颠倒的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