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学入门 < 佛以觉心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参禅悟道一事,谈何容易
来源:佛学中修 作者:

宗门大德如赵州从谂禅师,从小出家,至80余岁,尚且行脚参访。故有颂曰:“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唐代的长庆慧棱禅师,是杭州盐官人,俗姓孙,禀性淳澹。年方30,于苏州通玄寺出家。具戒后,历参天下丛林善知识。后,参灵云志勤禅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灵云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就为了参破这个话头故,回来往返于雪峰义存与玄沙师备之间20年。曾坐破7个蒲团,不明此事。一日卷帘,忽然大悟。乃有颂云:“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问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以20年的光景,坐破7个蒲团的功夫,只管看个“驴事未去,马事到来”话,才赢得好个卷帘悟道的消息。还如雪峰三登投子,九上洞山。此等禅门祖师能大彻大悟者,其功全归于精纯专一处。故莲池大师说:“惟愿二六时中,刻刻参究此事。断尽诸缘,制心一处,必期打彻而已。”对一句本参话头,须以猫捕鼠之全副精神提撕,要如鸡抱卵般地去照顾,直照顾得绵绵密密,无缝插针时,因缘凑泊,磕着碰着便会触机而悟,犹触着电灯泡开关一样,刹那则满屋生辉,一时除却千年暗矣。

自两宋以来,宗门以“看话禅”为参禅悟道之根本法门,由“文字禅”而陡然转向“看话禅”,特以“谁”字话头最为流行,如“念佛的是谁”、“讲话的是谁”、“走路的是谁”、“拖死尸的是谁”等话头。全然一个样,无非要尔于此“谁”字上大发疑情,由质疑而悟道,此乃“看话禅”的开悟原理与参究方法。古德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参禅若不发疑情,则参而无益,不得开悟。为的是以疑情堵塞妄想杂念的扰乱内心,内不乱则定,定则外不取相执著,外离相为禅。外禅内定,自有般若慧的现觉妙用。就此一念智光返照心源自性,直下便可亲见本来面目。可谓一念回光,即同本得。可见,提倡“看话禅”的目的与意义,就是要行者以看一句话头的精专功夫,而摄心于一处。心制一处,则无事不办矣。开悟之事,风行草偃,水到渠成。

须知参禅一法,被标榜为“教外别传”者,意谓宗门凡所提倡,全申言外之旨。师家之千言万语,悉皆指归向上一著,即指不涉因果、修证、凡圣、生佛之法身理体。可谓于缘起现象界指渠,令伊识得诸法当体本空。行者先悟此法身理体,然后起彼修因证果、超凡入圣、即众生而成佛道之事,则比悟前亲切自然百千万倍矣。又,禅宗“不立文字”者,以达摩西来为例,就是为了扫除行人对文字概念的取相执著之情,并非废除经教之谓。以故宗门话头,及问答机缘等皆属酬机之语,名为机锋,名为转语。并且这些话全无义味,皆是破执决疑的工具,贵在发挥解粘去缚、抽钉拔楔的妙用。

若将古人酬机之语,作依文解义、卜度思量而会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如对“狗子无佛性”、“庭前柏树子”、“干屎橛”、“麻三斤”、“七斤布衫”等无义味话,一一学拆字法讲义者,拆而讲之,并谓之为“参禅”,谓之为“透公案”。这样的话,则是认驴鞍桥为阿爷下颔,是似而非。说似则依稀仿佛,说是则天地悬隔。古人举这些无义味话者,就是为了踏断义路上的意解分别,令人叩己而参,参而自得,故禅宗师家酬机之机锋转语则无义路可卜。对这些无义味话,若能直下会得,固属大幸,说明宿值佛法善根发现,开悟机缘成熟矣。若会不得,但当将此一句本参话头,当做本命元辰,废寝忘餐,终日竞夕,如一人与万人敌,不敢稍有间断放纵。一年不悟两年参,十年不悟二十年参,一生不悟即生生参。果真拌此深心参者,决无不悟之理。-昌莲

下页:什么才是佛法的核心 怎样才能有效地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