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学入门 < 佛以觉心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相对于小乘,大乘法的特征如何呢
来源:佛学初探 作者:

大乘出世法有五种:一者愿智方便大;二者大乐集无漏大;三者无间智淳熟大;四者道大;五者至处大。愿智方便大者,是种性地愿智摄,如法界故。大乐集无漏大者,入出世间七地,道无量,过称量故。无间智淳熟大者,不动法云等,一行寂灭无相故。道大者,真如无漏智,决定过世间,至彼清净故。至处大者,安涅槃地,常身解脱故。菩萨如是以大悲心,拔出声闻乐小法者,次第入究竟解脱,诸无余涅槃。

在这里,大乘的5种特征同样可以概括为3点:一是有别于小乘的基本理念。这就是“愿智方便大”。“愿”代表菩萨的大悲心,即“四摄”法所代表的、济度一切众生的悲愿;“智”即建立在空观基础上的“无间智”、“无漏智”;“方便”即济度一切众生的种种教义、种种设施。“慈悲”、“智慧”、“方便”可以说是大乘佛教有别于小乘佛教的基本理念;二是修行的内容。灵辨虽然在别处强调“六波罗蜜”的重要性,但在这里,灵辨特别强调了“真如无漏智”在大乘佛教修行中的重要意义。即只有获得了对世界真实本质的认知,才能克服贪嗔痴等根本烦恼,获得无漏智,超越世间的境界,进入出世间的清净境界;三是修行的目标。此即获得究竟解脱,入无余涅槃。

值得注意的是,灵辨在这里是结合菩萨“十地”说来说明大乘的内涵。即“愿智方便大”是菩萨在种性地所成就的功德;“大乐集无漏大”是菩萨修行到七地(深远地)所成就的功德;“无间智淳熟大”是菩萨修行到第八地(不动地)和第十地(法云地)所成就的功德。由此可见,大乘的内涵是与菩萨的修行联系在一起的,从菩萨修行的角度看,大乘的教理教义是所修,而菩萨作为修行的主体则是能修。大乘是菩萨在修行成佛过程中所体现出的理念和精神。

另外,在阐述菩萨的功德时,灵辨特意提到“菩萨如是以大悲心,拔出声闻乐小法者,次第入究竟解脱,诸无余涅槃”,即肯定“声闻乐小法者”也能够在菩萨的大悲心的感召下,次第入究竟解脱,证得无余涅槃。这意味着小乘众生并不是“定性”小乘,也能够回小向大,最终超越小乘的境界,趣向大乘。这是“一乘”思想的重要内容。

如上所述,在《大乘大义章》中,鸠摩罗什针对庐山慧远大小乘相混的观点,力陈大乘的优越,但从其弟子僧叡在《喻疑》中引用鸠摩罗什的话云:“若能体其随宜之旨,则言无不深;若守其一照,则惑无不至。”由此可见,鸠摩罗什没有将教法的优劣绝对化,而是强调修行主体的理解能力是否与所修之法相契合、相匹配。僧叡自身在《喻疑》中虽然认为大乘和小乘有别,如小乘三藏祛众生之染滞,《般若经》除众生之虚妄,《法华经》明一究竟,《涅槃经》阐真实之教化,但“优劣存乎人,深浅在其悟”,虽然有大小乘的区别,但真理只有一个,只要契合众生的根机,那么诸大小乘就没有优劣之分。

鸠摩罗什与僧叡对于大小乘的判析,是承认大小乘经论之间有“差异”,但并不强调其“优劣”。这种强调一切经论皆为佛说,大小经论各有其特定的价值,没有定于一尊的最高经典的立场,是后来中国佛教中出现的多种多样判教说的重要侧面。与此同时,如《华严经论》这样,强调大小乘之间不仅有“差异”,而且有“优劣”,突出大乘经论在价值上的优越性,也是中国佛教判教说的一个侧面。(张文良)

下页:中国佛教与其他宗教有何不同,有何独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