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学入门 < 佛以觉心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浅谈佛教“空”的几种不同含义
来源:佛学初探 作者:

社会上,许多人都会说几句诸如“四大皆空”,“色即是空”等佛经上的术语,甚而有些人拿这些术语,当作嘲讽佛教的口头禅。但是你若问他什么是四大,什么是色,什么是空,恐怕多数人答不上来。

在某一教的宣传品上,也常有些:“空,空,空。空,空,空。人生到头一场空”一类的句子,玩味他们所说的空,约是指空无所有而言。因此就难怪有些人说:“人生几十年,还不是一场空梦,何不看开一些,吃点儿,喝点儿,落得个眼前受用!”这话一传再传,人云亦云,结果使社会上产生了多少个落得眼前受用的“达观人士”!也增加了多少个觉得人生是“空无所有”的悲观分子!

不错、佛教是讲空的,但佛教的空,决不是空无所有。佛法上说的空,是性空而非相空,是理空而非事空。何以见得?我们且看佛经所说。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色相当于物质、受想行识则属于精神。五蕴何以皆空?简单说来,所谓五蕴,也是因缘所生,而非实有。色从四大和合而有。受想行识由妄想分别而有,究竟皆无实体,故曰皆空。

宇宙万法,皆由因缘和合而生,既由因缘和合而生,其在未生之前本无此物,既灭之后亦无此物。即在其生后灭前,也不过是因缘和合下一时所有的幻相,本无自性可言。比如以桌上的一册书而言,书是众缘和合--集著作者、出版者、制纸者、印刷者等若干人力物力而成。有一天,这册书破损散佚,或火焚成灰,水溺成浆,就叫缘尽而灭。在其生后灭前期间,亦不过是一时“假有”。何以说是假有呢?因为所谓书,无非是个印有字迹的纸本,若没有了纸和装订线,还有书的实体可言吗?

进一步说,纸和线亦无实体,若除去了纸和线中的植物纤维,何尝还有纸和线的实体,由此看来,所谓书、纸、线,甚至于纤维者,无非都是假名而已。《大智度论》上有关于假名的比喻说:“诸法性空但名字,因缘和合故有,如山河草木土地州郡城邑名之为国,巷里市陌处馆宫殿名之为都……离此因缘名字则无有法,今除山河土地因缘名字更无国名,除庐车道陌因缘名字宛无都名……”。

因此看来,所谓国者都者,亦系假名,何有实体?《中论》有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是中道义。”这偈指出了佛法对万物的假、空、中三观。所谓国、所谓都、所谓书、所谓纸,都是假名,称为假观。国、都、书、纸,皆以因缘和合而生,本无自性,故皆曰空,这是空观。但国、都、书、纸,性虽然空,相却是有,我们不妨称它为国、都、书、纸。这是“中观”。

领会了佛法上的假、空、中三观的意义,就可知道佛法上说的空,不是没有,而是叫我们不要执着!若破除我执和法执,自然就可以达到转迷成悟、离苦得乐的境界。

附文:

○《仁王护国经讲义》观空品第二

空,是实相真空;非凡夫所认之顽空,外道所取之断空,二乘所证之偏空;乃大乘菩萨,以般若正智,观空非空,空中具足妙有。故言观空也。

○《省庵法师语录注解》

言“性”,有三义,谓空义、假义、中义。如向所陈,但得空义,不知中、假。又空有三种,谓偏空、断空、真空。向论只是偏空,及以断空,尚未得真空之理,岂知性者哉?

○《地藏经玄义讲记》

一念“即空、即假、即中”,空假中是法,这就说明一念就具足一切圆满的佛法。佛法所讲的不外空假中,空是讲体性,万法皆空,是讲体性;假是讲相,这些诸法不是没有相,有相,相是假的,《金刚经》上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假相。佛在经里面给我们做个比喻--“梦幻泡影”,相都是梦幻泡影;它有,不能说它没有,假相,相是假的。佛菩萨用中,这高明!我们用偏了。凡夫偏在哪里?偏在假,把假当真。二乘人偏空,声闻、缘觉偏在空上;六道凡夫偏在假上,都错了,都不圆满。菩萨用中,用中知道是相假体空,他两边不着,既不着空,也不着有,这就自在;大自在、大圆满是用中。

○《与知识分子谈佛法》

禅宗是从“空”门入门,求证空性。而净土法门是从“有”门入门,从有契空。即使没有证悟空性,还可以往生见佛而证空性。我们应该遵循这样一个次第:先以“有为法”对治“恶法”,然后进入“无为法”,才能究竟圆满。如果开口就奢谈“无为法”,是很危险的事,执著于“不执著”乃是更大的执着,所以动不动就妄谈什么“不执著”实在没什么大的好处。好比有人饿得眼冒金星,却硬说吃得太饱会得胃病,而不肯进食一样荒唐。先要把对轮回的怖畏和对众生的悲心慢慢地融进我们血液里之后,执着就会自然而然地减少,智慧就会自然而然地生起。当然平时串习“不执着”也是非常必要、非常重要的,但不要“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泼掉”。

下页:佛教的真理主要有哪些?法要归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