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学深究 < 佛以觉心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带业往生与万修万人去 解疑
来源: 作者:李炳南居士

“带业往生”,凡修净土者,皆会说此句。修他法门,必须断见思惑,方了生死、出三界,然大都不懂见思惑为何,故成之者鲜矣。另一说法曰“业尽情空”,情空乃情识完全变成智慧,透出本性。“业尽情空”最低限度须证阿罗汉果,今日做到者几人?

是指修净土者而言,其他法门,带业绝对不能解脱,不能了生死。然一般修净宗者,往往误解为带著罪业即可往生,即可成就;如是说者,十之八九,故不会成功。

台中二十五年中,同修已死二千余人,而往生有相当证验者,不过十人,何等可怜?

所谓“带业往生”之真义如下:

一、“业是宿现恶业”

“业”是所造之罪业,应知任何人皆是身、口、意造十恶业,非今生才造,自久远劫来轮回六道,即造无量无边之罪业,经云:若罪业有形,早满虚空。造罪须于六道中还债,旧帐未还,又造新业,何能解脱?故千万人中无一解脱者,或云:“念一声佛,消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一般以为念佛即能消罪,不错,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之力大,是魔之事多,众生自久远劫来,所造皆是魔业,现仅念三、五年之佛,如何能消?魔高者,是魔业多,念佛可消业,如火能化水,喻如桌大之冰,燃以香头之火,火少冰多,焉能化之?故初修行者,时觉魔力大,佛力不灵,因之退转者多;然不修行,道一分亦无,吾等有一寸一分之道已不错矣。

二、“普通断尽解脱”

除佛法外,无有办法能出轮回,他教皆以上帝为至高无上,但上帝犹在六道轮回中,佛家旨在出轮回,如何出之?须“业尽情空”,多劫与现业,须一律消尽。此生消不尽,千生万生消之;成阿罗汉尚须人间天上七番生死,才断见思惑、了生死,然犹未断尘沙惑,可见断惑之难,譬如惑有万品,虽断九千九百九十九品,还有一品未断,亦不解脱,学人学佛五十余年,一品惑尚未断,怎么办?

三、“带业是伏不起”

学人修行、讲经五十年,且有明师数位,对学理略知一二,但一品惑亦未断,诸位修行日浅,惑为何物,尚且不知,怎能断惑?如磨刀不识刀,如何磨之?

惑,吾等未能断,则不得解脱,故释迦牟尼佛大慈大悲,说出净土法门,今众生念阿弥陀佛,不必断惑,只须伏惑,即能解脱。“断惑”与“伏惑”,差别何在?断惑如杯盖内已清净无染,倒不出尘沙;伏惑如杯盖内有尘沙,以物盖之,亦倒不出,但沙仍藏在内。业尽不入轮回,修净伏惑,亦不入六道,然惑尚有,怎办?时时以六字洪名压上,日久纯熟,临命终时,若起佛念,杂念伏住不起,即能带惑往生;生后再断,数日即成,此为伏惑。

四、“惑伏心佛道交”

惑只要压住,不再造业,则能与佛感应道交,此为带业往生之真义,绝非一边念佛一边造罪即可往生。

●“万修万人去”

此乃祖师所言,绝不会错,下列四条乃真正讲法,不可错会其义。

一、“修指正助双修”

“修”即照净土法门之法去修,乃指正助双修,正即根本功夫,只念“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此为正功,人人会念,不学佛者亦会念,然不知其义。今略释之:(一)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为法界藏身,十方三世佛皆括之。(二)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于三藏十二部经典皆括,即一“阿”字就该三藏全部之法。(三)六字洪名为诸咒中王,“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为秘密不翻,皆非中文;此法高极,胜持任何咒语。(四)学佛当修定,“华严大定”即是“弥陀大定”;一心不乱,即是“定”,得一心即成功,此即净土法门之妙处。

学人二十五年前,除佛七外,每星期日皆来此讲经,大部经皆已讲过,然学人常言:讲经不能了生死,仅为结缘,令众生了解经意,改变心理,实践修行。纵使再经百年,日日讲经,亦不能了生死,不如不懂教理者,但知念六字洪名,念至一心不乱之获益为大。

念佛是正功夫,能显真如本性,念得一心,心明性显,就成功,若只会谈玄说妙,修多少年,亦找不到心性,请诸位谛听,“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即是汝之本性,本性即是汝之心。

禅宗讥净宗曰:“愚人求佛不求心,智人求心不求佛。”诸位是求心呢?是求佛?若求佛则为愚人,殊不知汝心即是佛,佛即是汝心。心佛原是一,为无明所遮,佛是佛,心是心,将心佛分为二,皆汝自造。汝今念佛正是显汝之本性,“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过去佛有法身,未来佛亦有法身,未来佛即是吾等,吾人与释迦、弥陀之法身是一非二;念佛是开显本性,为正功夫,诸位修此法门不成功,则可断言修其余法门,皆不能成就,若离此法门,汝等能成就,吾即为大妄语,即入地狱。

“修”者乃吾人心性为无明所遮,无明不易懂,换言之,无明乃吾等平日所为之杀盗淫、贪嗔痴等,修即去此无明,不造杀盗淫、不起贪嗔痴,使本性透出光明,即是修。

然此道理,谁能知之?谁肯实行?一般人随念佛随染无明,焉能明心见性?故须用助力消除杀盗淫、贪嗔痴。如何助修?虽不懂佛理,只要能分辨善恶,懂二句即可。凡是坏事则莫为,此即“诸恶莫作”;忍不住,则咬住牙根不干;找善事做,开始须勉强行之,此即“众善奉行”;行善止恶,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此即帮助正功夫去无明之方法,故曰“助行。”助行广说是修六波罗蜜,但难懂,不必言之,凡恶事,纵赠汝十万磅金刚钻亦不干,于善事则受任何阻碍亦须干,此二即“随缘消旧业,更不造新殃。”平时遇善为之、遇恶去之,若念佛时,则万缘放下,一起恶念即以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压之,摄住身、口、意三业,依之而行,日久即能成功,故曰“万修万人去”。

二、“不照修不能去”

虽然万修万人去,但不照修则不能去;人人皆知有佛有魔,魔即是贪嗔痴、杀盗淫,念一句佛是佛力起,起贪嗔痴、杀盗淫是魔力起,魔力与佛力同等,佛魔斗之,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佛魔皆是汝之心,念佛再造业,起贪嗔痴,佛魔相杂,心怎清净?怎生净土?怎能明心见性?既念佛又念魔,即非修也,若不速改心地,不去贪嗔痴,虽念到八万四千大劫,亦不得往生,此为真实话,故诸位须速改心理!

三、“少修功不成就”

各位在此时,不起贪嗔痴,无杀盗淫等,甚善,但一出此门,佛七过后即忘,在此念佛三、五天是好事,惜甚少也。弥陀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善根者正功也,福德者助功也,少修不成就,故需多修。

四、“多修是常不断”

“多修”是常,恒常不断,“常”是永久如此,“不断”是时刻念头不断,佛七之后,心仍不变,不起杀盗淫、贪嗔痴等害人之心,虽农工商法医各守其行业,皆不碍汝心。学人在社会,终日办事,二十五年间,办道场虽遭谤,亦不与之争辩,此须行六度之忍度;人谩骂之,亦不起嗔心,况无明火起,火烧功德林。试思嗔心一起,不但于他无损,反于自有害,故学忍是获大便宜也。

祖师云修道不碍办事,只要不损人,干何行业皆可,皆为修行求生活,藉俗修真,否则功夫不成,不能往生;人身难得,今得人身,乃令汝修行,了生死之机也,否则何用?

“不断”者,时刻不忘也,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净念相继”与吾等不同,乃接续不断,心不断此事即行。念非口念,乃心住其上,即是心在西方,心在佛上,有此念头不断即行,一切为生西而为,否则不为;故吃饭、穿衣为生西,谋生养命为生西,皆为修行,换心理即行。如学人办公、教学,乃为多认识学生,宣扬佛法,故学人领薪水,非取伤天害理之钱,不碍修行。

常者不变也,活百岁亦不变;不断者,时时刻刻,念兹在兹;心在佛上,心即是佛,心若不在佛上,心即将变魔,则坏矣。

学人今日来此谈净土法门,何为?正助双修也,诸位念佛系正功夫,学人来讲,助各位得道,为助功夫,故凡事心放在正助双修即行。

总之“万修万人去,不修不能去。”。

●附录:印光大师开示

众生无力断惑业,靠真信切愿念佛之力,感佛垂慈接引,故能带业往生也。念佛法门,乃佛法中之特别法门。仗佛慈力,可以带业往生。(约在此界,尚未断惑业,名带业。若生西方,则无业可得,非将业带到西方去。)无论工夫深浅,若具真信切愿,至诚称念,无一不往生者。(《印光法师文钞·复吴思谦居士书》)

按:带业往生的前提是临终关键时刻惑业不起“现行”,便可随念随愿随现行,念佛而往生。网络上有关往生是否“伏惑”的争论很多,各方皆引经据典祖师开示,似乎都绝对正确。其实,若抓住“现行”这关键点,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了。有念佛功夫的,自然可“伏惑”不起,临终得“自在往生”。名字位散心念佛人,本来无伏惑之力,但临终是个特殊时期,第六识逐渐灭亡,依第六识而起的惑业“不伏而伏不断而断”,若能临终顺利,不遇逆缘,一心系念佛号,主思往生之事,心境中全是相应之事,烦惑自然不起现行。但要知晓这类往生是非“自在”的,非决定的,是有潜在危险的。各人因缘不同,临终是否皆能善终这个谁也说不定,若遇逆缘逆境心境就乱,这正是名字位散心念佛人的特征。若有人辩驳说,不管遇到什么恶缘逆境,我往生的信愿之心不动……。其实,这种人已经属于具有一定“伏惑”能力的念佛人了。但问题是,很多人只是口头说说,有没有真实伏惑之力(定力定心),必须通过实际检验才能说真说假,很多人一头痛脑热感冒等病,早晚课都停了,佛也不念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多。名字位后心与观行位初品,若论功夫其实就相差那么一点,过了这一点就近于欲界定(未到定,还未到初禅呢,不算真正的定),就能决定往生,自在往生,站着走坐着走。但就是这么一点差别,难倒九层九的念佛人,所以末法时期念佛人几乎都是靠临终助念才往生的,没有伏惑能力的散心念佛人,这种情形必须心里有数。另外,还有人诡辩说,往生是全靠佛力,临终不管发生什么,不管顺逆诸缘,不管昏迷横死,不管有无临终正念,只要阿弥陀佛一加持,便可正念往生。这里只能呵呵了,不懂心法,割裂自他二佛,误会心现识变,不知独影境……,需要解释很多,这里只警醒这类人,那已经是地地道道的本愿法门了。开始学佛最怕的就是乱看书,先入为主很伤人,很多法师一再强调,学佛必须从最具权威的祖师著作下手,悲心正在于此。本愿法门已经不是正信的佛法了。

下页:带业往生等于逃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