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未知世界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塔兰泰拉病之谜
文章来源: 作者:肖聿 发布时间:10-26

  音乐爱好者对塔兰泰拉舞曲一定比较熟悉。塔兰泰拉舞曲是意大利的一种速度极快的三拍子民间舞曲,在十九世纪的欧洲相当流行。著名的作曲家萧邦、李斯特、门德尔松、罗西尼、维尼奥夫斯基等都曾写过这种无穷动式的乐曲。
  塔兰泰拉舞曲起源于意大利的塔兰多海港。这个海港位于意大利东南海岸的阿普利亚地区。阿普利亚阳光酷烈,土地干燥,空气热得像从火炉里喷出来的一样。当地居民生着黑发,棕色的皮肤,敏感好动,爱发脾气,正与当地酷热的天气相适应。这个地方有一种叫塔兰泰拉的蜘蛛,被它咬过的人马上就会得一种塔兰泰拉病。
  这种病通常发生在夏季七八月间天气最热的时候。病人不管是正在睡梦中还是醒着,会突然感到像被蜜蜂蜇了似地一下子跳起来。他们冲到屋外,跑到街上,在集市上疯狂地跳起舞来。这时,其它被咬的人和从前被咬过的人也加入了舞蹈的人群。所有年龄、不同性别、各种民族的人中都有被咬的人。这里面有五岁的孩子、九十四岁的老人,其中以年轻人和女性为多。
  据十七世纪亲眼见过这种怪病的两位意大利医生和一位长老记载,这些毒蜘蛛的受害者跳舞时常常聚在一起,有时他们的幻觉使他们穿起华美的衣裳和最奇特的贴身衣服,戴着项链以及诸如此类的装饰品。他们大都喜欢鲜艳夺目的红色、绿色和黄色,最不能忍受黑色,一看见黑色就要发出叫喊,看见穿黑衣服的人就要动手,呵斥他们走开。几乎所有患者跳舞时手里都要挥动一块红布,有的把藤枝和芦苇扔进水里,要不就把它们绕在脸上和脖子上。他们大量饮酒,引吭放歌,有的拿着剑,形同剑客,有的用鞭子互相抽打,更有甚者,他们在地上挖洞,像猪一样地在泥里打滚。
  人们认为,要治好这种怪病,音乐和舞蹈是唯一有效的方法。一旦音乐停止了,病人就会在一小时至几天内死亡。在十七世纪的阿普利亚,乐师通常会随叫随到。
  这些病人一般要跳舞四到六天,极个别的要跳两星期甚至一年。通常,他们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开始,一直不停地跳到上午十一点。有时他们也停一下,但不是因为疲乏,而是因为他们觉得乐器走了调,直到乐器找到了原来的调,舞蹈才继续下去。中午,他们停下来,躺在床上尽情出汗,然后擦干身体,喝一点儿肉汤。大约下午一点,最迟两点,舞乐又开始了,一直跳到晚上。这样一连数日,病人精疲力竭了,病也就暂时治好了。但是,每年夏天最热的时候,病人体内的毒液还会发作,于是年年夏天都要照此办理,有的人甚至持续三十个夏天。也有些人根本没病,也假装成病人,加入舞蹈的人群。这些人大多是恋爱中的女子和单身汉。有时人们戏谑地把这种舞蹈活动称为“女人的小狂欢节。”
  到了18世纪,塔兰泰拉病似乎消失了,当地的蜘蛛也丧失了毒性。这种病像神话一样地消失了。不过,这种怪病的确存在过至少一个世纪之久,并且危害过许多人。
  当时有位叫费迪南德的医生认为:根据一些人的说法,塔兰泰拉病纯属虚构,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穷人,特别是穷苦妇女有钱给乐师。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排遣痛苦,是得了某种抑郁疯狂症。这位医生还解释说:阿普利亚曾是希腊的殖民地,古希腊传统一直很强大。当地人一直信奉毕达哥拉斯和阿齐塔斯的学说,喜欢毕达哥拉斯学派的音乐,同时还崇拜希腊的酒神狄奥尼索斯、谷神得墨忒耳。在祭祀这些神的仪式上,人们也身穿色彩鲜艳的服装,随着音乐狂舞。这与塔兰泰拉舞极为相似。基督教传入阿普利亚很晚,受到当地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希腊传统的对抗。中世纪时,教堂代替了神庙,人们跳舞被视为犯罪,直到有一天——确切日期不得而知,但肯定是中世纪的某一天——舞蹈的意义改变了。旧式的祭神舞蹈以疾病的形式出现,音乐、舞蹈、狂放的举止才得以合法存在。人们跳舞不再是犯罪,人们成了毒蜘蛛的受害者。
  对塔兰泰拉病的根源的种种推测都缺乏充足的证据。那么,这种病的病因究竟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引起了不少医学家、音乐家和文化史专家的兴趣。

 
下一页:古墓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