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未知世界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野人”的传说
文章来源:科学与生活、化石 作者:夏林 李明智 发布时间:10-26

  一
  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科协主席雪康·土登尼玛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在十四岁时,他父亲是则拉岗宗的宗本(相当县长),因病回到拉萨。一个叫土敦的当他父亲的代理人。不久,土敦给他父亲送来一张虎皮。这张皮周身没有一点伤痕或枪眼,非常完整,但也不是自然死去的老虎的皮,因为那样死了的全掉毛。那是怎么得到的呢?原来,有一个康巴人在则拉岗定居下来,与当地一位妇女结了婚。他每年买一些薄氆氇、首饰等经过现在的来林县,翻过大山到卡路去作买卖,把东西卖给路巴人。那一年,这个康巴人赶了一头犏牛,单身在原始森林走了三天,傍晚支起三石灶熬土巴(藏族的糌粑稀饭)。一会儿,听到一种“嘘、嘘、嘘”的声音。犏牛惊叫起来,同时听见远处有攀断树枝的声音。他害怕了,就不断地加干柴,把火烧旺,抽出长刀放在身边。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突然看见一个野人在不远处盯着他。他吓得只是猛加干柴。野人越走越近,甚至就在两、三米近的地方坐下来看着他。过了快一个钟头,他见野人并无加害之意,就镇定下来,盛起土巴吃。突然,远处出现了虎啸声,叫声越来越逼近。他正在不知所措时,野人突然把他抓来藏在背后,匍匐到地面上,这时已可看见老虎在黑暗中闪烁的眼睛。只见野人从腋下取出一个象鹅蛋大小的东西,一边盯着老虎,一边用舌头不断地舔着。野人的身臭难闻,但他只有掩鼻忍住,动弹不得。当老虎距离他们有二十米远近时,野人猛然将手中的东西扔过去,只听见老虎惨叫一声就跑了。野人也随后跑去,再没回来。他想,野人扔过去什么东西,把老虎吓跑了?天亮后就顺着那个方向找一下,只见在五十米外,躺着老虎,已经僵死了,两只眼睛都掉了出来。原来是野人扔出的东西正击中老虎两眉的中间!于是,他用刀把虎皮剥了下来,拿回宗里卖给了土敦。这就是那张虎皮的来历。
  二
  在某些传说中,野人富有人情味。它们被描述得喜爱和人亲近,具有某些人的心理。在黑脱(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靠近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深山密林里,老百姓广为流传着这样一件事:一次,在墨脱德兴区,有个身材不高的女野人走进苞米地的窝棚,含情凝睇地朝人打量。看苞米的一个是区县的干部,一个是小伙子。他们用绳子把她绑在窝棚的木柱上,她竟顺从地任人摆布,颇显温柔。那两个人捆好她,就又睡下了,准备天亮拴回村里。野人等了半宿,还不见有动静,大约是失望或恼怒了,奋力挣断绳索,连木桩都被拉倒了。塌下的窝棚把正在酣睡的两个男人压住,她却径自扬长而去。
  有的野人,还索性把人俘去,结为夫妇。据说西藏解放前夕,那里的一个雌性野人就抓住了一个男人。她把他珍藏在山岗上的岩洞里,每天为他摘采果实,捕获山禽,只是在出去寻食时把一块大石头堵在洞口。他根本推不动这块沉重的石头,只有等野人回来才能出洞晒晒太阳。在山洞里幽居的日子里,野人还生了一个孩子。她以为那人已回心转意,有时就疏忽了。一天,他乘机丢下孩子。朝有人烟的方向逃跑,野人发觉后抱着孩子紧追不舍。他飞身滑过江上的溜索,急中生智,把藤子溜索砸断,那野人只能隔着滔滔江水,站在对岸指天划地哇哇大叫。一怒之下,她抓住孩子的两腿一撕两半,一半扔过江来,悻悻而去。
  三
  云南沧源县勐角小学教师李明智自述多次与“野人”相遇,下面是他的一段回忆:
  那是1967年9月的一天,我由沧源县城——勐董返回翁丁寨。当时不通公路,只是一条穿越原始森林边缘的山间小道。来到翁丁垭口已是下午六点多钟。由于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就在一棵大树下停下来准备休息。我把挎包挂在一棵小树杈上,走到路下边解小手。这时,突然听到左侧地上的落叶唏唰唏唰地响。我转过头一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笑嘻嘻地从树林里走出来。但仔细一看,却不是人。它全身长毛,不穿衣服,袒胸露乳,奶头较大,约有手指头粗,乳房有小碗大,长着银灰色的短毛,不很密。脸有点狭长消瘦,脸色白皙,嘴、眼、鼻跟人一模一样,蓬乱而灰黑色的头发从两颊披齐奶部,站立的姿态也跟人一样。
  开始,我认为它是想来拿我挎包里的饼干、芭蕉吃,就拣起一截树枝向它打去,正好打在它的左肩上。树枝断成了两截,可是那“大猴”还是满不在乎地笑嘻嘻地向我走过来;它不是去翻挎包,而是张开双手像是要来拥抱我。当它靠近我时,它的头齐我的肩高,身高约一米五多。这一下我着急了,一时不知所措,似乎手脚都有一点抖动。眼看它就要抱着我,于是只好赤手空拳地用力弹打它的手。可是,弹打开右手,左手又伸过来;弹打开左手,右手又伸过来。
  这样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可能是我的手劲减弱了,感到左手腕像是被树皮箍起了一样,一看才知是被那“大猴”的右手抓住了。我不由得吃了一惊。不得不下狠心和它拼一死活。于是用尽全身力气猛一推去,再往后猛拽,我的手总算挣脱了。由于用力过猛,我倒退了两步。可是那家伙仍然嘻皮笑脸地想来抱我。我急中生智,想起别人讲过的“打熊要击胸”的要领来,便使出浑身解数向它胸口猛击一拳,只见它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到了草地上。这时它的笑脸不见了,站起来扳着面孔,转过身朝树林走去,还不住地转过头来看。
  这时,我才看到它的背是平的,臀部圆而大,没长尾巴;大腿、小腿比较粗壮,长着一寸多长灰黑色的毛。

 
下一页:梦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