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未知世界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双胞胎之谜
文章来源: 作者:李文岱、刘培书 发布时间:10-26

  两个卵子同时受精,在医学上称为“双卵性”双胞胎,他们的面貌相似程度和不是双胞胎的兄弟、姐妹之间的相似程度差不多。一个卵子受精后分裂出来两个孕儿的称为“单卵性”双胞胎,他们的面目酷似,几乎分辨不出。“单卵性”双胞胎之间往往具有超乎寻常的心理联系。目前,就连一些著名的医学家也无法解释究竟原因何在。
  痴呆学者
  查理和乔治,被研究人员称之为“记忆力超群的双胞胎”。他俩都是精神病患者,直到二十五岁时,生活习性仍同孩童时期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对有关年月日方面的问题,他们却能显出惊人的天才。乔治可以不假思索地准确说出2020年2月15日是星期几,而他的兄弟甚至能回答出六千年以后的某一天是星期几。
  他们六岁时,别人送给乔治一本日历。不料日历完全迷住了他,成了他以后多年中最喜爱的玩具。他们的爱好,就是按日历上的时期互相提问题。渐渐地,兄弟二人把日历上的所有内容都背得烂熟。
  “痴呆学者”这种特殊的现象早先也曾发现过,但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二人都具有这种才能的,却还没有。
  生物钟
  在有的双胞胎身上,所谓的“生物钟”可以同时发生作用。例如,乔恩和阿瑟兄弟俩,都是英国空军的飞行员,他们虽然死在两个城市的两家医院里,但却死于同一天,同一小时,因同一原因(心动过速)。
  独特语言
  大约有百分之四十的双胞胎能创造出他们自己的语言。
  格雷西和珍妮,到了会叫“爸爸、妈妈”的年龄时,她们相互之间开始嘟嘟哝哝,互相称呼波托和凯本戈。至于说什么,别人谁也不懂。再长大一些,她们同家长谈话时,开始说英语。可是,姐妹俩上学后,别人却说她们智力迟钝,把她们送进了为有残疾的孩子专设的学校。
  在那里,姐妹俩以罕见的才能使教师大吃一惊。不得已,专家们又进行了新的研究,结果发现,问题并不是这两个女孩智力迟钝,而是她们已经习惯于使用自己创造的语言,所以一开始就影响了她们同其他人的交往。
  心理信息
  加利福尼亚的玛莎,向法院告发航空公司,说她的双生姐姐在一千公里以外遇难时,她也经受了剧烈的肉体痛苦。
  玛莎的姐姐1977年乘坐波音—747飞机在前往加拿大途中遇难身亡。据玛莎称,当时她突然觉得胸部和腹部一陈刺痛,不堪忍受,就象全身要被撕碎了一样。
  西北大学的路易斯·肯特博士被法庭请去作鉴定人。他断言,有些双胞胎的心理特性,能使他们在相隔很远的地方向对方发出极强的心理信息。所以,她们会同时产生痛苦的知觉。然而,美国的法律中,并没有关于肉体痛苦和心理创伤的知觉的条文,结果玛莎的起诉被驳回。
  奇妙的预感
  迪拉和斯特拉是印地安那州的一对双胞胎。有一天,迪拉去参加狂欢节。斯特拉留在家里熨衣服,不小心被电熨斗烫了手。这时,她忽然感到一阵恐惧,恶心得直想吐,预感到将有不幸的事情发生。
  斯特拉立即跑向正在举行狂欢的公园,看到很多人围在一架已经倒塌的滑车前。抬头望去,有个座舱在架子上晃来晃去,眼看就要断开。可怕极了,上面坐着的正是她的姐姐迪拉。
  当抢险队赶到,把她姐姐救下来时,姐姐跑过来,看也没看却对她说:“怎么又把手烫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使熨斗呢!”
  惊人的相似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一个由17位专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对“单卵性”双胞胎进行研究,发现了他们惊人的相似之处。下面仅是其中一例。
  47岁的奥斯卡。斯托赫和杰克·尤费这一对双胞胎,他们的背景情况是所有被研究对象中差异最明显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德国人,生下不久就分开了。母亲带着奥斯卡回到德国,被他的外母培养成一个天主教徒和纳粹分子。杰克在加勒海地区被父亲培养成一个犹太教徒。现在生活明显不同:奥斯卡是德国一个工业管理人员,已婚,身于工会工作,是滑雪运动员。杰克在圣迭戈经一家服装零售店,同其妻分居,他握自己说成是个为免遭辞退而过分卖力工作的人,他爱好航海他们从未通过信,然而当第一次在机场相遇时,似之处却是明显的。都留着小胡子,都穿着带有章形饰物的两个衣袋的衬衫,戴着金丝边眼镜。俩共同的癖性,喜欢吃加有香料的食品,喝味浓烈的酒;心不在焉,边看电视边睡着了;把在陌人群里打喷嚏当成乐趣;大小便前先冲抽水马桶把橡皮筋套在手腕上,看杂志从后面翻到前面;涂黄油的烤面包浸在咖啡里。研究小组的多方面性调查表还有:奥斯卡对妻子大叫大嚷,杰克在居前也这样。文化教养不同,但他们的气质、动速度、办事方式很相似。

 
下一页:狄奥纳家的五胞胎完全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