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国外轶事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一场罕见的人鲨大战
文章来源:旅潮 作者:子云 发布时间:12-09

  一
  一到夏天,坐落在美国海滨的美丽小城艾米蒂就热闹非凡,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游客都仰慕这里的海滨浴场,纷纷来这里避暑消夏。
  一天,艾米蒂的警察局长布劳迪接到海滨浴场管理人员打来的电话,他气急败坏地报告说:“局长,刚刚有一位女郎在浴场那边给鲨鱼吃了,请你马上……”
  布劳迪急忙驱车来到市政府,向市长沃思汇报了这件事,并说他为了游客的安全。要下令立即关闭海滨浴场。市长反对说,如果关闭海滨浴场,各地游客便不会再到此地旅游,艾米蒂的经济马上就会萧条破产。
  但布劳迪坚持说他不愿看到鲨鱼吃人,说法律赋予他责任,必要时他可以采取紧急行动,关闭海滨浴场。但市长威胁他说,如果他一意孤行,要破坏艾米蒂市的繁荣,那就要撤掉他的职务。
  布劳迪静下来想了想,自己倒不是怕被撤职,实在是旅游者的多寡会影响到艾米蒂的繁荣,何况,鲨鱼不见得永远会留在那个海域内,它肯定会离开的。于是他回到警察局,只是派人对浴场加强了警戒,海滨浴场则照常开放。游客随着天气的炎热一日比一日多,几天过去了,一切都太平无事。布劳迪暗自庆幸自己好在没有主观下令关闭海滨浴场,不然造成的经济损失可就惨重了。
  但第五天一早,他又接到海滨浴场的电话:那条大白鲨鱼又出现了,并且咬死了一个小孩。这可怕的消息一下子又使布劳迪惊呆了。一时的犹豫竟又害死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仿佛觉得自己是个凶手,内心痛苦万分。
  这时,一个满面泪痕的妇女冲进了警察局,哭天喊地地指着布劳迪大骂:“你这刽子手,你害了我儿子,你赔我儿子!……”骂着骂着还冲向布劳迪,旁边的人赶紧拉住了这歇斯底里的女人。布劳迪这会儿再记不得市长的禁令了,大声下令:“马上关闭海滨浴场!”
  二
  海滨浴场关闭后,来艾米蒂的游客马上离开了一大半,许多正兼程赶来的游客纷纷折道它往。艾米蒂城一下子全乱套了:没有了游客,商店简直就没有了顾客;许多商店不得不贴出广告,宣布各样商品大减价;酒吧间以及其他娱乐场所也一下子空空荡荡。艾米蒂城顿时像死去了一般,出现了意料中的大萧条。城里人心恐惶,谁都没有了主意。
  布劳迪在这大危机面前,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静,他认为唯一能解除艾米蒂城危机的办法是除鲨鱼。他找到鱼类学家胡珀,请他想办法除掉鲨鱼。胡珀介绍他认识一个叫昆特的捕鲨能手。昆特表示愿意协助他们除掉鲨鱼。第二天早上,他们三人坐船来到鲨鱼经常出没的海域上,放下专门捕获鲨鱼的钩线。没一会功夫,只见钩线突然绷得紧紧的,拉也拉不动。昆特再一扯竟不费力,原来粗大的钩线被咬断了。
  又过了一会儿,猛然听到一阵压抑的咕噜声,布劳迪赶紧回头一看,失声大叫起来:“我的天呀!”大家扭头望去,只见船尾靠近右舷的水面上露出一条巨大的白鲨鱼。溜滑的腰身,尖硬的头颅,狰狞锐利的牙齿……布劳迪三人都吓呆了,他们从未曾见过如此凶猛硕大的白鲨鱼。那鲨鱼也并不惧怕他们,在右舷那边沉沉浮浮,似乎在戏弄着这三位不顶用的人。数秒钟后,昆特才醒过来似的大叫:“快,快拿钢叉来!”布劳迪呆在一边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那条鲨鱼轻捷地一滑,就毫无声息地潜水不见了。
  胡珀显得无比激动,他亲眼目睹了这条前所未见的大白鲨,真是再幸运不过了。而昆特这个以捕鲨为生的壮年汉子却恨恨地说:“我们碰到了一个白色的死神!”布劳迪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死者复仇!一定要除掉这白鲨,重开海滨浴场,使艾米蒂重新繁荣起来。
  第二天,胡珀弄来了一个防鲨笼,准备下次发现大白鲨时,自己钻进防鲨笼拍几张珍贵的照片作为日后的研究。但昆特却极力反对,说它只能防一般的鲨鱼,决不能防这条凶悍的大白鲨。胡珀却说:“我决不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昆特气冲冲地把船开到昨天遇到鲨鱼的海面。这天鲨鱼仿佛要应战似的,不一会儿就钻了出来。但它不肯走近船舷,只在相距30来米处围着船绕圈子,把昆特和布劳迪气得直跺脚。胡珀说只能钻进防鲨笼里沉下水中引它过来。昆特尽管极力反对,但胡珀已拿着摄影机和潜水枪钻入了防鲨笼。胡珀刚潜入水中,那头凶狠的大白鲨就朝着笼子迅猛地冲扑过来。胡珀仗着防鲨笼想拍照,谁料相机还未举得起来,大白鲨已把尖硬的鼻子插进防鲨笼的两根铝条之间,差点把胡珀捅死。胡珀大惊失色,在笼子里东躲西藏。这时他才发现,防鲨笼根本防不了这条大白鲨,他不禁狠狠地诅咒那个设计这防鲨笼的混蛋。为了逃命,慌急之中他打开了防鲨笼的应急出口活门,拼命冲了出去。
  可惜太晚了,就在他刚要游开的一刹那间,大白鲨喷起了一股白浪,猛地直窜过来,用尖利的牙齿把胡珀拦腰咬住,像对捕鲨船示威似的,叼着胡珀绕着船游了一圈,然后几下就把胡珀撕咬得干干净净。布劳迪在岸上看得心惊肉跳。
  昆特连忙举起鱼叉,奋力朝大白鲨投掷过去,布劳迪也赶紧扳动枪机。但大白鲨赶在鱼叉和子弹飞到之前又倏然潜入水中了。海面马上变得平静,胡珀的血染红了那一抹海水。
  此情此景,不禁使布劳迪长叹一声说:“这条该死的大白鲨,实在太难对付了!”
  昆特却大睁着血红的双眼,咬牙切齿地朝着大海呼喊:“我发誓一定要把它除掉!”
  三
  过了好一会,正当他俩想开船回去时,船突然猛烈地摇晃起来,布劳迪差点摔倒在甲板上。他赶忙扶住船帮,扭头一看,但见那条大白鲨正张开大口咬住船板,头部不住地猛烈摇动,海水在它的闹腾中激溅起高高的浪花。整条船猛烈地倾斜着,形势万分危急,布劳迪惊恐地睁大眼,等待着灾难的降临。
  昆特这时简直顾不得害怕,这个和大海搏斗了一生的汉子,从来就把海洋作为自己的战场,他捕获过无数的鲨鱼,是这一带著名的捕鲨能手,可他根本想象不到会出现这么凶狠的大白鲨。他觉得不能制服这条白鲨是自己的最大耻辱……。现在,他要复仇,他要亲手宰了这条该死的鲨鱼……他脖颈上粗大的青筋暴跳着,扬起鱼叉对白鲨高声喝道:“来吧,畜生,咱们来比试一下高低!”
  大白鲨仿佛在冥冥中感受到了昆特的挑战,停止了啃咬船板,接着,一个漂亮的翻身,在船尾处整个儿活脱脱地跃出水面。它根本不理昆特那高高扬起的鱼叉,仿佛要显示自己是常胜将军,箭一般地朝着昆特直冲过来。
  昆特用尽全力,向这条不可一世的白鲨掷出了鱼叉。
  大白鲨这回失算了,它这一辈子也未曾领教过鱼叉的厉害。直到它身上让鱼叉狠狠地穿了一个洞,这才匆匆沉入了水中,把鱼叉绳索以及浮筒也带入了水中。
  布劳迪和昆特站在船上,清楚地听到鲨鱼“嘎吱嘎吱”的咬嚼声。好似在做垂死挣扎。布劳迪满心欢喜,拍了拍昆特的肩膀说:“你真不愧是捕鲨能手。这该死的东西要见阎王还非你不行啊!”
  昆特也很得意,对布劳迪说:“先生,不是我夸口,我闯荡大海几十年,什么样的鲨鱼没征服过,还怕这条区区鲨鱼?”
  过了两个小时,船底变得安静了,昆特估计大白鲨现在恐怕死得彻彻底底了,于是便想用绞盘机慢慢把鲨鱼拖上来。绞盘机没动几下,昆特大惊失色地喊道:“呀!这狗杂种还没死,它又上来了!”说完,急匆匆地要跑去开船避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大白鲨已经跃出了海面,“轰”的一声落在了船尾侧,排满锐利牙齿的大嘴狂张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背上还插着昆特刺向它的那支鱼叉。
  这时船头猛地翘了起来,昆特在奔跑中不小心跌了一跤,被鱼叉绳索绞缠拖下了海。大白鲨这时也从船上顺势滚下海,直奔昆特。虽然昆特拼命躲闪着,可还是难逃厄运,大白鲨一口咬住他的大腿,硬是把他拖入了大海深处。
  布劳迪惊愕之余跳水去救昆特,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这无异于自投罗网。他听到水里传来的啃咬声,又看见周围的海水被鲜血染红。这是昆特的鲜血呵!布劳迪内心悲愤万分,不过半天的时间,两个活生生的人竟在他的眼皮底下被鲨鱼所害。这一刻,他内心的恐惧消失了,复仇的火焰使他浑身颤抖,他晓得大白鲨马上就要浮出海面,并会冲着自己而来。情急之中,他突然看见不远处有块礁石,海底伸出的一条电缆横跨礁石后又伸入海里。布劳迪心中一阵惊喜,剿灭大白鲨的机会来了。他连忙游到礁石旁,用礁石块不住地敲击礁石上的电缆。
  这时,白鲨吃了昆特又浮上水面。它两眼闪着凶光,尾巴剧烈摆动,一见布劳迪便张开巨口,直朝礁石猛扑过来。
  布劳迪见状,用石块使劲敲击电缆发出响声。大白鲨受到了戏弄,愤怒无比,闪电般地游近礁石,用嘴狠狠地咬住电缆。布劳迪趁此机会跳进海里。电缆被白鲨尖利的巨齿咬穿了,瞬间,耀眼的电火花从破裂的电缆中闪跳出来,骄横的大白鲨被高压电击中毙命。
  四
  布劳迪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但望着侧转身子慢慢下沉的大白鲨,心里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身为警察局长,没有保护好两个同伴,竟使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大白鲨所噬,代价实在太大了。
  随着人鲨大战的结束,大海又变得沉静了。布劳迪望着远处的灯塔,辨了辨方向,长出一口气,便朝海岸用力地游去。

 
下一页:女儿国——冰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