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妻子临产
来源:山东青年 文章作者:黄宁斌 发布时间:11-28

  尿布童衣奶瓶摇床检查了又检查,汽车司机产院医生联络了又联络,仍然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妻腹中之物究竟何时能出来,既无通知,也未预报,俨如大战之后滞留下来的一枚未引爆的炸弹,随时都可能惊天动地。好在许多医生许多书本许多做了母亲的都曾经说过:如果孕妇腹部出现阵痛,就是信号,便要立即送往医院。我俩便以此为警报,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等待那阵痛命令的下达。
  进入第37周的有天早上,我刚在办公桌前沏茶坐定,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妻以一种日本鬼子进了村的惊慌口气报告说开始阵痛了。我急忙打电话告诉父亲母亲岳父岳母及一切关注妻子生育消息的人,并匆匆告假驱车回家将妻送往医院。助产士吊上输液瓶放上体温表准备接生事宜忙得不亦乐乎。谁知到了下午两点钟,妻却红着脸羞愧地说阵痛已经消失,使得刚刚赶来探望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们面面相觑,望着各自手中拎着的滋补品保健品不知所措……
  有了这次尴尬的经历后,妻在经受阵痛考验时显得十分庄重严肃,我也渐渐对妻在阵痛之中的惊呼低叫习以为常了。我们实在不愿意再贸然到医院聆听助产士微笑着的那令人汗颜的抱歉。
  20天以后的凌晨3点,我正在梦中饱餐满桌鸡鸭鱼肉,突然酒翻桌倒,醒来才知是妻在擂我的背:“哎哟,真痛死我了!”瞧妻大汗淋漓痛不欲生的模样,我料想这回不会有假,忙拿起电话呼叫司机,谁知司机外出未归,只好扶着哭爹喊娘的妻一步一顿走下楼来,艰难地往医院走去。
  空荡荡的大街安静已极,衬托得妻抑扬顿挫的哭叫声宏大而凄切。我吃力地搀着妻,一边走一边前后张望着。如果此时有一辆出租车,哪怕给再多的钱也是得大旱之甘霖啊!
  正在望眼欲穿之时,突闻“嘀嘀——”的鸣声,一辆出租车奔驰而来。刚要举臂招呼,那车已停在我俩面前:“快,上车!”是一位头戴太阳帽的年轻司机——即使他敲诈,我也同样感激他!
  有了轰鸣的马达声做背景,妻的哭叫更加汪洋恣肆,酣畅淋漓。那司机回过头来调侃道:“太太,是女人就得过这条河,过了河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可你也别因为自己正在过河就太激动了啊!”语调幽默风趣,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怀疑他是位下海的诗人。
  医院迎接我们的还是那位助产士,她刚从值班室起来,等不及披衣就忙着给妻检查。当认定还未到临产的时候,她就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妻的床前,然后客气地把我请出了产房。我半躺在长椅上,倾听着妻声嘶力竭的哭叫,紧张得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清晨7点半,产房内终于传出清亮的婴啼声。我从长椅上一跃而起,跑到产房门前。助产士隔着门缝欣喜地告知我炸弹已经顺利引爆。我蓦地发现她已是双眼通红、头发凌乱,顿觉喉头一哽,连声道谢。
  此刻,妻已停止了哭叫,而孩子的啼声正响。那不绝于耳的声声脆啼恰如孩子在朗诵人生第一篇情真意切的美文,由衷地礼赞这多情的世界、善良的人们——助产士歪在妻床前的木椅上睡着了;那位戴太阳帽的司机此时不知奔波何处,他连应得的那份车费也让我们在忙乱中忘记支付了……

 
下一页:家不是讲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