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何谓真爱
来源:《石家庄日报》 文章作者:醉舟 发布时间:11-28

  夜已深,街角摆馄饨摊的那对外地夫妻,可以凑近炉火烤冻僵的手。他们用家乡话交谈并互相谦让。瞅准左右无人,丈夫迅速拉过妻子的手在脸上轻柔一捂。妻子一笑慌急挣脱,环顾四面,将丈夫的手拉至炉前,嗔怪一拍,丈夫嘿嘿傻笑。
  冬天风凛,空气中弥漫着烟尘。一粒煤灰吹落眼中,痒痛难捱,泪流不止。此时所想是尽快回家,留这一粒砂给妻。被她扳了头,轻轻地吹,轻轻地埋怨,轻轻地心疼。
  至友人家,甚憾未遇。却见门上留一纸条,乃其妻所留,其意是说明她的去向、留的饭菜、该吃的药、该看的医生等等,详而且细,洋洋近百言。最后一句道:“我回时愿看到你在家等我,爱你!”我掐指算,友人今年已近五十。
  同楼者,有对老年夫妇,每日清晨必相扶相搀,在微曦中漫步。归来时,老夫手提牛奶,被老妻拽牢胳膊。遇有邻人,老夫先自羞涩;被老妻白了一眼,更觉忸怩,满头银发在微风中飘。几十年如此日,不见有变。
  有友新婚,其家寒伧,除书柜铺墙而立之外,别无长物。迎门但见一条标语,乃友人书,上写:“争当好妻子示范月。”另有小字注释道:“你夫经三十年奋斗,终为家长,敢不悉心供奉乎?”翻看标语下面,另有其妻所书条幅,道:“向模范丈夫的领奖台奋勇进军!”但观之者,莫不抚掌而笑。
  有夫被妻拉去逛商店,垂头丧气相跟,其苦不堪以言。常借故吸烟,在门外等。烟已尽而妻仍不出,便急急入内,踮起脚自人头中寻,满眼都是焦急。其妻已见,乃悄然绕于后,送他一份惊喜、一份释然。相拥而出时,其妻抿笑,其心融融。

 
下一页:父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