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孩子般的丈夫
来源:《青岛日报》 文章作者:玛戈·考夫曼 发布时间:11-28

  我丈夫迪克12分钟内已是第三次声称他感到不舒服了。“你既然嫁给了他,当然也包括嫁给他的疾病和健康”——我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赶紧来到起居室的沙发旁,“宝贝儿,怎么了?”我急切等待着躺在床上的丈夫发布他同疾病作斗争的消息。
  “我感冒了。”他抬起无力的头低声细语地告诉我。
  “让我给你拿些阿斯匹林吧,”我说。
  “你这么细心地照顾我,使我感到很宽慰。”迪克说着,又使出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将电视调至体育节目的频道。我心平气和地提醒他,麦吉克·约翰逊参加那场有名的体育比赛时,他本人正患感冒呢。我清楚如何会使迪克扫兴,因为我发现,男人与女人所不同的是,男人基本上都愿意身体欠佳。
  迪克呻吟道:“我不知道是怎么患的感冒?”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很明白地示意他坐起来吃药。如同战场上受伤一样,男士们常常认为生病是一种荣耀的奖赏。
  “我的感冒正在加重。”迪克向我发布了最新消息。为让我能确信无误,他又打了两个喷嚏。
  我接到喷嚏的信息后立即拿来卫生纸、被子、枕头,还为他端来杯热茶。“非常感谢,”他说,“你知道,我感冒了。”
  即使是最富同情心的女子,对那些病得不能洗澡却又不够看医生的病人,照顾时间的长短总是有限度的。“对于生病的男人,你应该做的唯一事情就是主动开车送他去医院,”我的朋友克莱尔说,“要么就是趁他还未把你累垮,自己先去医院。”
  “我的肚子疼。”第二天迪克又报告说,“你查看我的医疗手册了吗?”
  “没有。”我撒了谎,就是最不起眼的小病,看了医疗手册也会加重的。因为本子上详记了各种你所不愿了解的那些罕见、骇人、甚至危在旦夕的病情。
  去年夏天,,我发现迪克割完草后正在阅读各种关于老化症的书籍,“我的手不停地在抖。”他解释说。
  我问:“你割草前抖不抖?”迪克摇摇头。
  “那你难道就不能肯定是因为割草机振动而引起的吗?”
  “我想也许是的,”他红着脸失望地说。
  我的朋友玛丽知道如何用医疗手册来进行回报。一次她去看望男友,男友抱怨说:“我感到肠胃沉重,我想搞清得了什么病。”她给他读了14条症状,他迫不及地回答:“对,对,都是我的症状,那叫什么病?”她乐不可支地告诉他:“子宫倒置。”他顿时啼笑皆非。
  我记起还有一剂能治愈“装病”男人的良药,便步履蹒跚地走进迪克生病的房间:“迪克,我感觉身体不太好。”迪克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穿上衣服。“对不起,”他说,“我得先将汽车的冷却系统灌满水。”

 
下一页:爱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