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读夫
来源:文汇报 文章作者:应雪梅 发布时间:11-28

  万卷书易懂,一夫难读。
  初识后来成了我丈夫的他,是在工作半年之后。同宿舍的女友告诉我二楼有位男孩很不错,此后虽不与之相往,但一举一动已注入些许关心。
  又半年,已把稳重、细心、宽容、善良这些德性贴加在他身上,渴望能有深交。恰在此时,他出任班主任,与我直接接触。不久谈开,才知彼此神往已久。
  恋爱中,他体贴入微,少有市侩气,极合我意。于是,将人生新的一页揭开。不料蜜月尚未度完,丈夫即与先前判若两人,一如冬眠的熊,安祥、知足。诸事能拖则拖,时时端坐电视机前,吟唱明日复明日,甚而有时我疲惫不堪,以为路人见此都会相助,他仍巍然不动。心寒至极,时常冷言刺他,眼神未免刻毒。丈夫生气之余,总还有些改进。也在此时,曾光彩照我的他那书生英气开始在现实面前失色。一日,送礼给一位曾在我困难时很帮了些忙的同事,不料丈夫在彼处结结巴巴,令我大窘,回来不免和他大吵一场。如此这般,乍睛乍雨、雨后还晴地过了几个月,感到婚姻是天堂,亦是地狱。
  不久,丈夫出外进修。家中冷清,独自孤眠,再读夫,竟有千般妙处。想丈夫原是倒头就睡的人,我因为神经衰弱难以成眠,便每晚“雪地里开满了梅花,有一群鹿儿在跑,还有老虎在打瞌睡,一个哈欠,又一个哈欠……”引我入睡;夜里又要时常惊醒,为睡相不好的我拉盖被子。忆起以往每每和同事不愉快,回到家便向丈夫撒气,他满脸是笑耐心劝解,要我学会宽容。又想“秋高风怒号”时,并无有半件毛衣给丈夫,他毫无怨言……思忖间,浓浓情意便不由从心底升起,转而又自责不该如此苛刻、寡情。想来家是最宁静、最温馨、最舒适的避风口,丈夫才会自我松懈,把本性显露,我何苦苦苦逼他家中也套上面具和枷锁?他原是一介书生,我大学时代曾苦苦追寻脱俗,又为何因他送物不老练而闹别扭,岂不违我初衷?……历数我之种种无理,才明白丈夫极宽容,忍我许多,容我许多。或许他一直在等我醒悟?
  一梦初醒,我深感丈夫即是一本名著,有平淡,有精彩,横是岭侧为峰,巧妙因时而不同。只因距离太近,我一直不肯正视,未曾去读、去思,错过许多赏析机会。
  好在,我悟得还不算晚。

 
下一页:怎样才能找到真正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