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平平淡淡也是真
来源:《世界博览》 文章作者:赵淑惠 发布时间:11-28

  最近,我傻呵呵地拿一本杂志上关于“浪漫”婚姻的测验题来检验自己的婚姻。
  “你的丈夫上次给你买花是什么时间?”测验题间道。
  我的大脑快速转动,也许是我们5岁的女儿汉娜出生前5年。得分为负数。
  “你和丈夫上次在一起沐浴是什么时候?”什么?我们呆在一个浴缸里?我受的是爱尔兰修女会的教肓,从来没有过。负分。
  “他最近写过诗或情书吗?”
  埃德写诗?20年前他仍是单身汉时去欧洲旅游,他母亲写信求他“至少寄张明信片,告诉我你是死是活”。他确实寄了一张回来了,但上面只有“活着!?两个字。不,他从来没有写过情书。又是负分。
  “想象你的丈夫所表现出的浪漫情景”。
  我绞尽脑汁,但所想到的仅是在我5岁的女儿患胃病时,他与女儿躺在一起的情景。那天我实在太累了,就躺在床上和衣睡着了。埃德把我轻轻地挪开,铺开枕巾并在汉娜的头边放了个塑料盆。当他为照顾女儿而彻夜无眠时,我感激地走进另一间屋子去睡觉。
  这一情景对我来说弥足珍贵,但算得上浪漫吗?
  进一步挖掘,我回忆起,我们曾喂养一只小狗时的情景。一次,在埃德下班回家之前,那只小狗竟舒适地卧在了我们的床上。埃德一进门我就冲他大发雷霆,说我极为痛恨他那只该死的小狗。他也大为光火地回敬我:“你是个疯女人! 我要到图书馆寻求和平和安静。”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出家门。
  后来,他夹着一堆书回来,冲着我龇牙笑着说:“我不会让一个疯女人和一条狗把我赶出家门的。”我上去搂住他的脖子,我们都笑了起来。浪漫吗?没觉得呀!
  噢!埃德总是在情人节设法给我买一包糖果,我也会收到一张贺卡。贺卡上通常有漫画,但他从来不会去买鲜花。
  在10年的婚姻之后,我不得不承认,埃德从来不是手拿鲜花的情郎,我也不是躺在充满泡沫的浴缸里等他的多情女。但每当想起他在呼呼大睡时还不忘为生病的女儿手抓塑料盆,我的心弦就会被拨动。每当想起我把他责骂而去,而他却原谅我并一笑了之时,我就感到深深的歉意。
  事实上,婚姻中最易动情的时刻可能是奇异而又不合情理的,它们并非人们题写在卡片上的某些东西,但它们具有超越诗歌和情书的魅力。

 
下一页:珍惜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