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心理健康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我不再为容貌叹息
来源:《中外影画》 文章作者:张瑜 发布时间:06-26

  在演员的圈子里,“美”是一个经常的话题,那些经久不衰的世界明星总是一再被人提起,她们的美貌永远具有一种魅力。新上银幕的明星也常常因为有着美丽或清秀的脸容而为人乐于称道。每当这种时候,我总对自己很遗憾。是的,我缺乏天生丽质,既没有大家闺秀那样的端庄,也没有小家碧玉那样的娇媚,如果不是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当电影演员。
  美的概念
  1973年,上海电影制片厂要拍一部描写中学生的新片,导演刘琼从学校里将我挑担任一个角色。虽然后来这部片子没有拍成,我却留在上影厂,并陆续在谢晋、桑弧、汤晓丹等导演的影片里扮演一些不太重要的角色,开始了我的银幕生涯。
  当我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到渐渐对电影有了浓烈的兴趣,并立志要当一辈子电影演员起,也开始为自己条件的先天不足而烦恼。有时看到一些比我漂亮得多的演员也离开了银幕时,不禁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我的艺术生命也会同样的短暂……我曾动过趁着年纪还轻,不如早点改行的念头。
  应当感谢前辈们的指点,也要归功于那个时期读过的许多书,不久以后,我对于什么是美有了新的认识。我懂了,皓齿朱唇固然是一种美,但如果没有丰实的内心世界,这种美也会显得轻薄。特别是在艺术领域里,美几乎已经从浮华的形式里摆脱了出来,完全注重更深刻的内容了。我们由衷地赞叹“钟楼怪人”卡西摩多是美,也不否认陀斯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小人物们是美的,连鲁迅先生的祥林嫂,我们也不会说她只是一个丑陋的乡下老妪……除了外表的美,还有性格的美,心灵的美……这是比艳丽的外貌更能打动人心的美。
  伟大的雕塑家罗丹给美下了这样的定义:在艺术中只要是真实的,有个性的,就是美的。一旦明白了这些,我似乎又有了信心:虽然没有如花似玉的容貌,同样可以创造出最美的艺术形象,只要我能够将每一个角色的鲜明个性,深刻地加以挖掘,然后生动真实地展现出来,这个角色就一定是美的。我不再为自己的容貌叹息,而决心去追求真实、有个性的美。
  
  书和生活
  在学校里,我是个不爱动脑子的女孩,爱玩好动,什么篮球、游泳、休操我都学过,还差一点去当职业运动员。可是现在我必须收住性子,用用心了,我需要学习: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各种人,他们的各种心理状态,我都需要了解。为了开阔视野,我跟书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爱读书,是因为它能使我聪明起来,翻开一本书,总能使我知道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事。特别是那些有着犀利的洞察力的文学巨匠们,对人物的刻画真是入木三分,对我塑造人物有着极大的启示和帮助,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忘掉一切, 一直读下去……
  读书虽然能给我许多知识,但仅仅凭书本来认识社会就不行了。尤其是我扮演的大多是现代的年轻人,这就需要走向生活,一切美都蕴藏在生活之中。结交青年朋友,和他们促膝交谈,这是我重要的生活内容。年轻人总是容易相互理解的,从他们坦率真诚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他们的生活态度。他们的青春活力总是强烈地感染了我。读书和深入生活使我看到了人间许许多多真实的人和事,我深深为它们所感动,努力把自己的感受体现在创作中。
  “周筠“和我
  7年来,我演了十来个角色,最难忘的自然要数第一次担任主角的《庐山恋》。在即将上阵前的激动中,我又想起了罗丹论述的美:真实的,有个性的。我想既然由我来演,就必须尽我的全力将这个角色塑造成最美的形象。
  事情总是这样的,过后回忆起来,就会觉得当时的千难万险不怎么可怕。然而当时从自我逐渐靠拢角色,一直到深入角色的内心,真是一个漫长、艰苦的过程,这个侨居海外的华侨少女和我的生活经历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怎样才能让人相信我就是她呢?我感到力不从心,甚至动摇过,但是要塑造一个美好的形象的念头使我坚持下去。我努力去揣摸她身上和我有所共同的地方,从这些曲折的小路上,我向她走去,逐步使两人沟通起来。当然,少不了又结识了一些外国友人和华侨朋友,他们的神态、气质也给了我一些提示。终于,我捕捉到了她凝聚在开朗、活泼、真挚、热情之中的个性特征。当把这一些呈现出来时,我把所有的感情都溶到角色中,不敢有一丝做作,因为美的东西必须是真的,只有我在银幕上的笑颜和眼泪都是发自肺腑的,观众才会相信我。电影拍完了,我一直忐忑不安,直到听到观众们的喜欢时,我才松了一口气。
  有些人写文章说我长得美,我真是觉得很好笑。如果真是长得很美,我也许反而不会有今天了。现在我对我应如何去做已经很明确了。我要以毕生的精力来追求真正的美,永不衰竭的美。

 
下一页:对人要宽宏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