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香河老人肉身不腐之迷 < 灵异事件集锦 < 休闲文章 < 首页 
香河老人·特异显化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ly 发布时间:07-13

  据家人和乡亲们回忆,周凤臣老人到了晚年,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特异感知功能。

  1983年夏季的一天,二孙女杨淑丽中午放学时没回家。不一会儿,有位同学风风火火跑来报信,说杨淑丽让大汽车给撞了。家里人立刻着了慌。老人却根本没着急,好象事先知道要发生这件事一样告诉家人说:“你们都踏实住唆,淑丽没事,她一会儿就回来了。”果然,下午两点多钟,一位司机陪杨淑丽走回家来。这位肇事的司机心有余悸地说:“撞上孩子以后,我心想这下完了,就看见一团气裹着孩子滚出十几米远。我刹住车,抱起孩子赶紧往医院跑,一检查,内伤外伤一点也没有。”

  杨淑丽自己说:“汽车撞过来,我像飞起来一样,摔出去老远,爬起来哪也不疼,我想回来,叔叔不答应,非拉、我去医院检查。”

  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周凤臣老人何以知晓会化险为夷,将永远是个谜了。长孙杨学强也遭遇过危及生命的灾祸,当时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大概也只有老人自己知道个中奥秘了。

  周凤臣老人去北京居住以后,乡亲们逢去北京办事,大都去看望老人。往往客人一进门,老人就道出来人到北京做什么事,同行有几个人等等,均准确无误。要是谁请老人看病,她也预先知道,先道出病情,再拿出早已各好的药,使来人大惑不解。

  早在1985年春天,她就对四女儿杨秀华说:“我呀,已经修成了,我是个肉身了。”后来的几年里,她还多次向其他女儿、外孙、孙儿们提起或暗示此事。当时家人未解其意,只当是老人年岁大了,没把这些话当真。

  1992年11月,老人在弥留之际,又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的事大着呢,不但让香河县知道,还要让全中国知道,最后让全世界都知道。”20多位晚辈家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老人的话。直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才使家人恍然大悟。

  周凤臣老人对自己遗体最后回家乡安置,可以说是早做了一番长期打算。

  现在家中安置老人的土房,是1963年春天由老人亲手操办盖起采的。当初,生产队在村东头给老人安排了房基地,可她却看好了这块地方。那时,这里是村里老张家的旧房。老人不惜用五间房的新木料换了过来。1976年去北京长子家中居住,临走前,给两个儿子分家,把家里五间房分成两份,每个儿子各两间半。长孙劝老人:“咱全家都去北京,还要这两间旧房给谁住?”老人笑道:“这你不懂!”

  以后每逢家里修房,老人都要长孙寄一部分修缮费回去。1989年9月,老人听说次子杨守玉要翻盖全部旧房,就专程赶回去,给两个儿子重新补办了分房手续。在老人执意劝说下,杨守玉只好扒掉属于自己的两间半旧房重新翻建。属于长子杨守德的两间半土房,仍保持原貌空在那里。如今,这处土房为安置和保护老人遗体派上了大用场。1993年5月,人体科学专家们考察之初就指出,保存老人遗体的最佳环境就是农村的土房土炕。当专家们了解到老人为这两间半旧房所做的一系列安排之后,莫不由衷赞叹。

  1992年11月,88岁高龄的周凤臣老人,在停止呼吸前的半个多月时间里,为自己遗体不腐做了充分的生理和心理准备。从禁食、呕吐、排泄、咳痰到净口净身,整个过程有条不紊,让家人亲身经历和目睹了老人的神奇功能和超常的环境变化。

  11月6日,老人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咳嗽不止,拒绝进食,经香河县医院检查,诊断为急性肺炎并住院进行治疗。住院期间,老人多次出现异常呕吐,有时喝一口水能吐出一碗呕吐物,里面有红色蝌蚪状的东西和黑色小米粒状的硬物。

  11月10日,老人强烈要求回家,儿女伯老人有个三长两短,坚决不同意出院。老人说:“你们再不让我回家,我就让你们后悔!”儿女仍不同意。老人当时脉搏和心跳都停止下来,呈现严重休克状态。儿女们吓慌了,哭叫着答应老人回家。老人立即回应一声,呼吸、心跳、神智又恢复正常,情况令人惊异。中午,老人被接回家中。

  老人回家以后,身体虚弱到极点,儿女们开始为她准备后事,当晚抬上灵床,但老人神智始终清醒,不愿意躺在灵床上。家人又将老人抬回炕上。第二天老人身体情况有所缓解,家人又开始对老人进行输液治疗。到15日,老人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并要求进食。从此时起,老人饮食习惯发生巨大变化,由以前怕凉,一下子变为怕热,家人只好给她吃凉饭,喝凉水。在9天未进食未排便情况下,15日上午,老人出现了异常排便。此次排便呈喷涌状,量大粘稠.颜色为棕褐色。以后直到老人停止呼吸,每天都大量排便。

  16日凌晨,老人又开始大量咳痰,达3个小时。痰中含有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块状物。这天晚上,老人又要求用凉水嗽口,整整一天一夜没有间断。

  19日早晨,老人让家人给她用凉水擦身,并用清凉油涂抹全身主要穴位。

  在那些日子里,老人虽然躺在床上,但儿孙们在外干什么,都了如指掌。11月9日老人在香河县医院里对小女儿说:“你大哥他们一会儿就来。”此话说完五分钟后,老人的长子就进了屋。11月10日晚,老人的小孙杨学顺还没赶回来,家人为安慰老人,说他一会儿就回来。老人摇摇头说:“他明天才能回来呢。”果然第二天上午杨学顺从徐州匆匆赶回家中。

  11月16日,老人对长孙和身边的其他人说:“我的能耐大着呢,可以使水(指打点滴的药水)不流。”当天,老人不愿意再输液,家人坚持要给老人输。结果医生在老人手臂脚部扎了五次,每次都有回血,可药水就是输不进去,医生和家人只好作罢。

  此间,老人身边的特异环境显示,更让家人大开眼界。11月16日,老人吩咐家人用红纸扎200朵大红花。家人照办。11月17日下午4时,又依老人吩咐,家里20多口人聚齐,在院子里将红花全部烧掉。半小时以后,全家人都看到家门正南方的天空中出现四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颜色呈玫瑰红色,十分艳丽,直径足有一米多,持续时间长达3—5分钟。长孙问大家:“都看到了吗?”大家齐声回答:“看到了。”长孙转身进屋时,大火球同时消失。

  11月20日夜里零点,老人安排家人护送自己离开香河回北京。老人躺在车里,头上蒙着被子,可车走到哪儿她都知道。车过吴村桥时,她说:“进通县了。”车到八王坟时,她说:“走四环路。”到健翔桥时,她说:“快到家了。”老人回北京后开始拒绝进食

  11月24日22时45分,老人自己拔掉氧气管说:“我要睡觉了,不需要它了。”随后安祥地合了双眼,停止了呼吸和心跳。老人停止呼吸以后,24小时体温不降,一周后肢体仍柔软如常,手背甚至还有血液流动,头部太阳穴的血管清晰而且有弹性。此间,老人长孙工作单位的有关领导前去探视,见状大为惊讶,认为老人的情况不能等闲视之。以后连续几个月里,老人遗体在常温常压下自然脱水、脱油脂,包括盛夏酷暑季节,此过程仍然不间断。老人停止呼吸前后所显现的一系列生机能量活动和特异环境显化,绝非常规思维所能理解,现代科学也无法做出解释,令儿孙们震惊和迷惑,没有对老人遗体做出草率处理,才得以使遗体从容演化成佛教所称之的“肉身”。

  1993年5月初,我国人体科学工作者得知周凤臣老人遗体不腐的消息后,立即组成综合调查组,对老人遗体进行了科学考察,充分肯定了老人造体存世的宝贵价值,并协同有关单位将老人遗体安置回村。随后,专家们在老人家乡,对她的生平事迹进行了长达月余的深入调查,了解到许多涉及生命奥秘的宝贵资料。专家们吃惊地发现,老人对自己最后归宿和遗体存世等事情早已了然于胸,并做了相应安排。

  专家们还确认,周凤臣老人遗体至今不腐,留下了肉身演化全过程的科学观测资料,为我国人体科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特异生命演化实例,也为全人类留下了珍贵的遗产。老人所具备的非常规诊病治病、特异心灵传感等一系列人体潜在功能和超常现象,与21世纪人体科学研究需要突破的前沿科学密切相关。

  中国佛教界著名人士闻知老人肉身遗世的消息,十分欣慰和推祟,充分肯定了老人修持所达到的境界,并提出具体安置意见。他们指出,在世风日下的今天,老人现身说法,她的事迹将教育和鼓舞后人。老人的生平和美德,为今人如何修持树立了楷模。

  现在,周凤臣老人的遗体历经两度严寒酷暑的考验,在自然条件下存放。盛夏室温高达34℃,相对湿度可高达90%;冬季室温则降至零度,老人遗体不受影响,至今完好。

  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生活于纯朴的河北农村,既无高深的养生理论,又无惊天动地的功勋伟业,仅于细行小事中谨慎行持,于滚滚红尘中清净六根,贫困艰辛不移其志,厄运磨难不改初衷,以一病弱之躯,竟得以成就如此辉煌的生命奇迹,实在给后人留下一个回味不尽的千古之谜。

  林则徐曰:“应以国事为家事,能尽人心即佛心!”

  诚如斯言!

杨传三撰文 1995年7月

  下一页:专家评论

 
有关 肉身菩萨 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