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生命探索 < 休闲文章 < 首页 : 当前位置 
人体最大的感觉器官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sm 发布时间:06-22

  众所周知,皮肤具有抵挡病菌、化学制品和紫外线侵袭的作用,同时,它会对按摩和抚模产生良性反应,由此增强免疫系统的功能。不仅如此,皮肤还能发挥像眼睛一样的作用。

皮肤是覆盖在人体外表的最大的感觉器官,它的面积超过1.5平方米,重量超过15公斤,大约占我们体重的16%-17%。人的皮肤比许多哺乳动物要厚,可以分为二层:一是由4-5层细胞组成的表皮,其中包括由表皮衍生而来的小汗腺、大汗腺、皮脂腺、毛发等附属器;二是由纤维组织组成的真皮,真皮中含有丰富的血管、淋巴管和神经末梢等。

事实上,皮肤发挥着各种作用。它阻止外部因素的渗透无论是微生物的还是化学的因素,阻止或者限制液体从身上外溢。它保护我们免受太阳辐射(特别是紫外线)的侵害,有助于身体通过调整出汗和散发热量而使体温通常保持在37摄氏度左右。此外,它还积极参与肌体的代谢和免疫反应。

由于皮肤对人类的生存起到了必不可少的作用,所以,我们应尽可能有效地保护好皮肤。事实上,在人的一生中,皮肤一直不停地再生,而且它还具备修复自己伤口的能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也会慢慢地损耗,其表现就是皮肤会丧失它的弹性和美观。

皮肤也是我们所具备的最大的感觉器官,它是我们从母亲温暖的子宫里出来之后,与环境发生关系的第一个器官。

情绪对皮肤的影响

最近,几位美国学者“发现”(也正如每位母亲都知道的),给人的拥抱、抚摸或者按摩是有力的止痛药和镇静剂,对于新生婴儿更是如此。心理医生埃莱娜·莫廖说:“在孤儿院里。新生儿能得到照顾,但却没有被人抚摸的可能。研究表明,缺少身体接触的孩子长不大,甚至还可能死亡。即使是癌症患者,一次按摩也可以起到非常强有力的止痛作用。因为它会刺激大脑里内啡肽的产生,这是我们肌体内天然的含鸦片物质。”皮肤作为身体内部和外部的桥梁,经常是精神与身体疾病显露的目标器官。这里所说的疾病是指那些由心理问题或紧张情绪而引起,却又以身体的实际症状表现出来的疾病。一个古老的谚语说“皮肤有病,肠胃安宁”,也就是说许多激烈的情绪是通过皮肤上的疾病“排出”的。血管、胃或其他消化系统的疾病。皮炎、牛皮癣、脱发都是与紧张相关的皮肤疾病:事实上,这些疾病在情绪特别紧张或焦虑的时期会变得更加严重。情绪紧张甚至能推迟伤口的愈合,如果皮肤真的直接与精神和无意识有关联,那么,就可以利用它的这个特点来治疗一些疾病。比如,通过几次催眠状态的治疗来消除疣(俗称瘊子)。

皮肤既能“看”也能“听”

在皮肤的诸多作用中,触觉是一种。一个引人人胜的现象就是所谓的触觉认识(手所具备的)。即闭上眼睛也能“看见”所抓到的东西的能力。显而易见。没有人能用手指头“看见”,但是,如果我们闭着眼睛触到一件东西时,即便是不熟悉的东西,我们也能够在脑子里大致勾勒出它的形状和体积。因此,也可以说是用思维的眼睛“看见”了它。

为了完成这项工作、我们运用大脑所储存的、来源于先前已经见到过和触摸过的物品的信息、并与手的触觉接收器所发出的信息进行比较。谁具有很好的数学知识,尤其是几何知识,谁便能够具备肯定优于他人的触觉感知。因此,接触物体和看见物体一样重要。如果从出生时起就没有视觉。他就永远不会有触觉感知。这就好像对一个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色彩的人,要求他想像出红颜色一样。

然而,皮肤却不仅仅是触觉的所在地,它还能够感知高频率的声音。有些特定的声音,比如粉笔在黑板上发出的吱吱声,或者一把叉子在盘子里摩擦时的声音,都会让我们产生厌恶的感觉,甚至起“鸡皮疙瘩”、出汗。事实上,令人不愉快的声音被耳朵听到了,同时也被分散在皮肤上的声音感触器感觉到了,所以它刺激了交感神经系统的反应,后者又引起汗毛的竖起、肌肉的收缩,并促进汗腺的活动。

皮肤还能用来衡量神经系统适应紧张的能力。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让年龄在16-18岁的175名孩子听了90分贝高的一种声音,然后记录下他们的生理反应。在实验过程中,他们记录了心脏跳动的频率以及皮肤的传导,这是有关噪音引起的神经刺激状况的两项指数。在实验中,一种情况是由一个屏幕上的灯光信号来事先预告声音即将发出,另外一个情况则是响声突然而至。

从研究中显示出两种不同的表现。当事先知道响声要来临时,在第一组被称为具备“优秀调节器”的孩子当中,记录下的是心脏跳动速度的提前加快和皮肤较小的传导,这种反应可以使人更好地适应紧张;而在被称为具有“不合格的调节器”的年轻人中则引起皮肤传导的加快,但是却没有引起心脏系统的任何变化。这两种不同的表现与抑制系统的控制有关:“优秀调节器”能够在声音到来前做好思想准备,从而适应紧张,保持冷静;而“不合格调节器”处在同样情况下,却可能激动起来。

皮肤的“嗅觉”

所有动物的皮肤都分泌“外激素”,人体也是如此。外激素是一种分子,在我们对此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它通过嗅觉与其他生物沟通,传达诸如喜欢、害怕、侵犯、吸引等刺激反应。被假设有能力感知外激素信息的器官是鼻犁骨,这是一个长在鼻子里的组织,尽管并非所有的科学家都相信这个组织结构是活跃的。美国的解剖学家、外激素研究的先锋戴维·伯利纳对20名男人和10名女人做了一个实验,他观察到,当鼻犁骨器官感知到为数不多的合成外激素时,血液中的激素水平就会改变。尤其是当男人吸入女性的外激素时,便会在生物化学反应的基础上记录下幸福的感觉。伯利纳本想利用这些分子的特性来生产合成外激素,以便作为没有毒性的药品来治疗人的情绪和行为障碍:从焦虑到沮丧,直到强制性表现,如贪食症、病态赌博和盗窃癖.

上述这些是应该接受科学证明的假设。不过,皮肤发出的某些感觉信号的确是可以“只用鼻子”察觉到的。以前,为了确定与特定疾病相连的物质的存在,医生会去嗅病人的气味,比如中医治疗中的“闻诊”就包括听和嗅。

去年年初、罗马大学的阿纳尔多·达米科小组与意大利福尔拉尼尼医院合作,试验了一种叫做“电子鼻”的仪器,它能够捕获皮肤的味道(也包括气息和尿液的味道),可以显示一定物质的存在并且将这一物质与各种疾病联系起来(参见本刊2000年第2期《电子鼻:嗅出疾病》一文)。

美国人研制出一种充满了感觉中枢的衬衣,它能24小时不间断地监测穿着者的40多项生理指标:心跳和呼吸频率、两个肺叶空气流量的差别、搔痒、疼痛和痉挛等。所有这些数据都可以输入电脑。以便随后传递到一个诊断中心,中心再进行研究,并在必要时提出进一步的检查。

 
下一页:人体左右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