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素食生食与健康 < 素食健康 < 首页 : 当前位置 
农药残毒问题
来源:般若文海 作者:傅益永居士 发布时间:09-01

  农药(Pesticides),是一种用于防治农作物病虫和杂草或促进生产的药剂,对于农业生产‘质’与‘量’的贡献都很大。

  农药既能消除病虫及杂草,对人畜也不免有害。农药种类很多,毒性也有大小。一般是以白鼠或兔子作为试验材料用口服或皮肤涂擦某一药量,经过14天,有半数死亡时,称此药量为LD50,至于人在一生中,每天可摄取而不影响健康的农药量,系以人体一公斤计算一日可容许摄取的毫克数(mg即一公克的千分之一),称为容许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 For Man简称ADI)。世界卫生与粮农组织,订有详细标准。最高的为0.1,最毒的如阿特灵为0.0001;因农药种类而有差异。也就是说,以一个普通六十公斤体重的人为例,每日摄取量不得超过六—○.○○六毫克。但是对于某些能引起慢性中毒的农药,则不许有些微摄取,如PMA PMC及有机锡等。

  事实上,因为强有力农药的使用,可以为害人畜;能引能急性或慢性中毒,甚至死亡。根据统计,自48年5月至59年,全省因有机磷剂农药引起急性中毒,经向农会或卫生所或乡镇公所领用解毒剂有案者,即达20,896人,其中死亡人数为392人。至于个别就医或他种农药中毒患者,以及可能的慢性中毒,因无法统计,均不包括在内。除严重的农药急性中毒之外,有些农药理化性安定,残作用甚长,可在土壤中保持数年至十余年,例如美国使用DDT于牧草后,经奶牛取食在牛乳中仍含有DDT,甚至饮用牛乳的婴儿体中也有DDT发现。又据美国十余年中的统计,每一成人平均体内DDT的蓄积量达100~200mg。

  农药撒布于农作物后,残留在植物体上,经过一段时间,即逐渐失去效力。但大多数的有机虫剂,多少能溶解于植物油质或腊质,而迅速进入植物体内,成为渗透残留(Penetrated Rcsdue)。人们如食用‘沉积’或‘渗透’在植物体中的农药,极易受害。因此清除农药,只有在它尚未渗入植物内时方属有效;既侵入组织以内,依目前的科学知识,尚无法除去,只能用水‘冲’洗植物外表附著的残存农药部分而已。请注意此一‘冲’字。也有人使用清洁剂洗蔬菜、水果,但清洁剂本身是化学品而非食品,如不将它洗净,则是弄巧反拙。如果改用食盐水洗,理论上应该比用清洁剂稍好,尤其在洗涤用水不够清洁的时候。至于水果如苹果或蔬菜中的胡萝卜等,因皮部含有多量养分,故有人主张连皮一起吃,但就消除农药残毒立场而言,还是以不吃皮为妙。我曾想到橘子皮乃是一项重要的中药材,希望中药商注意此一问题,应对它加以检验,查证是否附含农药,以策安全。

  台湾防治农作物病虫药剂,光复前种类很少,且限于无机物制剂及植物性的。光复后,经引进新兴有机农药,并于民国45年由农复会赞助成立工厂,经过30年的发展,由当初的四家,增加到73年为72家,尚有进口代理商二百余家,零售商七千多家;可自己生产的农药原体有40多种,农药制剂近二百种,年产达五万余顿。根据统计,我国农药生产值,在60年不到四亿元,72年达51亿元以上,进口又另有十一亿元。所以我们的农地是一○○%常年都在接受杀虫及杀菌剂。九三%的耕地都经常使用杀草剂。每甲农地每年使用农药有效成分总和达六公斤以上,真是没有一片净土!积年累月,对于土壤之生物相及微生相的改变与影响如何?希望有关单位能未雨绸缪。至于更进一步的问题,例如使用调节生长控制开花结实为目的的生长素,调节素、勃激素等荷尔蒙药剂,对于增加生产,成效至多;但对于影响健康疾病方面的药害资料,所知尚少,也盼科学界能多探讨。台湾的农药事业成长,非常可观,已超过许多先进国家,我们倒不在乎积极去更正我们是否为全世界使用量最高的第一位。我们重要的是使全体老百姓,有不吃超过规定农药残毒的自由。这也是我为什么十分拥护倡导清洁蔬菜的原因。

  政府为保障人体的健康与安全,订颁有‘农药管理法’(食品方面也有‘食品卫生管理法’),尤其对于各种农作物收获前可施药的种类与时间,均有严格限制,视药剂种类、性质等而各有不同。在蔬菜方面,最少须要施药四天后才能收获,普通为一至二周,也有多到三周的。使药剂经过风化及生物代谢作用,引起分解、转变等过程,而减少或消失其毒性。因此对于农药的‘残留容许量’,更有严格详细的规定与管制,通常以百万分之几来表示(PPm)。并在各县市政府及大蔬菜批发市场设置农药残毒测定站,对于超过容许量的蔬菜,加以劝导废弃或处罚。问题是当抽检到超过容许量的蔬菜时,大部份菜已进入到消费者的胃中了。而菜农是否每位都能按照规定种类份量及时间施用?对已禁止的剧药有无仍被使用?我们的测定站人手及经费够不够?(据报载台北市前年测定经费是二万四千元!)对已违规的是如何作有效处理?这些都是实际问题,须要澄清,须要实质解决。我曾听乡下人说过:‘台北的人胃卡勇’,意思是说台北市人的肠胃很厉害,不怕农药。我也有一位同事,曾因在某现场吃草莓,差点送了命。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希望这只是一件特例。因此,我盼望居住乡间,了解实情而有正义感的朋友,多提供揭发这种‘谋财害命’的行为,发挥沉默多数的力量,促进改善,共同来驱逐害群之马。我并建议为民服务的县市议员,不妨多到现场去看看。既可服务选民,亦利自己家人亲友。

  除了蔬菜、水果农药残毒之外,台湾家畜饲料,三○%来自农作物的残株,包括玉米杆、蔗叶梢及毛豆藤等。许多蔬菜残叶,又作为家禽饲料,致家禽中毒,也时有所闻。再河川水中,更多有污物、农药及工厂排放物,对养殖渔业及近海养殖,会有影响。有些鱼池,是使用猪大便作饲料。(在日本就曾经发生渔民捕食含有水银的鱼类而中毒的严重事件)。至于一般家畜饲料中,也少不了加入抗生素,过去有的还加入荷尔蒙。(74.9.15电视说有人以病鸡死鸡去饲鱼,真是可怕。)

  有关饲料中添加药物问题,据73.10.10.肉品发展基金会发行的‘现代肉品’杂志第三期说:经济部曾在68年就已颁布‘饲料添加物使用规范’,其后并设有‘技术服务中心’,受到肉商重视,自71年至73年6月,接受委托检验一六○一件。72到73的一年半中,自行检验四○六四件。全文叙述其详。但最遗憾的是检验结果有多少件不及格?对不及格品如何处理?却没有只字提到。因此我特别私下探询台糖养猪情形,据告他们在自制的后期肥猪饲料中,一律不加药品,以省麻烦。而且经常自行检查,最近的有毒玉米及酒糟,部份已作家畜饲料不知又有多少人受到伤害?另外,台糖生产不施农药的蔬菜,由于信誉好,产量少而供不应求,常常大排长龙。因此引起响应,民间及政府,已在某些地区开始生产按规定使用农药而保证不含残毒的蔬菜。相信今后这种生产会更增加;问题仍是在保证的信用是否确实可靠?台糖本身,除继续供应绝不使用农药的‘台糖生菜’之外,又在彰化、台南及屏东等处扩大增产在栽培中使用农药而保证不含残毒的‘台糖蔬菜’。按公营事业,经常受到许多批评,但像这样创导示范,沉默对社会大众健康的重大贡献,是很少为人所知晓的。消费者如想吃安全的猪肉与蔬菜,公营事业的商誉,是值得信赖的。也希望今后的批评者,不要忽略这些事实。站在素食健康的立场,我们应该向这些创导先驱表示敬意与谢意。

  台大医学院生化研究所汤淑英副教授曾沉痛的写出:‘现代的主妇较过去更难为。过去的食物,主要来自寄生虫感染或微生物污染而引起食物中毒,解决之道不外乎选择新鲜的食品,变味的不吃,器具要洗净,或用相当时间与足够的温度来烹调,就可以安心食用。而现在,主妇们在烹调佳肴之时,还得担心蔬菜水果中有无农药?油脂中是否污染多氯联苯?花生酱、玉米、坚果类是否含有黄麴毒素?是否会买到假洋酒?谷类豆类是否含有防腐剂?鱼虾、油条、线面是否掺有硼砂?皮蛋中是否含有过量的铅?鱼贝类是否含有重金属?清凉饮料中是否含有糖精或红色二号色素?乌鱼子是否含有高量的多氯联苯?香肠、熏肉、腌肉等是否含有过量的硝酸盐或亚硝酸盐?甚至于怀疑鸡、鸭、猪、牛的肝脏中是否仍有农药、抗生素、黄麴素、人工合成雌性激素或重金属的残留?除了这些人为的污染外,再加上地下工厂仿冒、掺假,真是花样百出,防不胜防。怎能谈得上安全?’如何解决这项问题?汤副教授提出她的意见:‘求人不如求己,药补不如食补。养成正确的饮食习惯,切勿偏食或暴饮暴食及不选择固定同一种厂牌的食物。健康的身体,本身就有能力利用种种酵素产生解毒作用,藉吞噬细胞或产生抗体等正常机能来防卫外来病毒或病菌的感染。与其花冤枉钱买不知真假,不知实效的药物或健康食品,何不把钱花在新鲜食物来补充全家的健康更为经济实惠?想不通的是,有些人买药或补品,再贵都舍得,(到底真药或真补还成问题),何以不肯花数十元买一本水准高的医学保健书籍,以增加自己的智识?达到预防重于治疗的目的。’这些精辟的见解,正是本书所乐于介绍的。

  除蔬菜之外,每人每天饮用的水如受污染,对于健康,更为普遍而严重,看到电视上台北地区水源污染情形,够令人心酸。希望身负其责的单位,能有果敢的实际行动,无论为自己为别人,都不要找任何推卸责任的理由。

  编者注:本文资料,取材自下列各书刊:

  一、实用农药—孙定国、廖龙盛编者。

  二、农药残毒防止研讨小组报告—71年行政院科技顾问组。

  三、蔬菜安全使用农药—台湾省农林厅编印。

  四、植物保护手册—农林厅编印。

  五、植物荷尔蒙剂之功效与应用—谌克终著。

  六、农药工业发展再求成长—市场与行情杂志73年6月号。

  七、从S95事件谈怎么吃才安全?

   —台大医学院生化研究所汤淑英副教授。载健康世界杂志73年12月号。

  八、台湾农家要览—丰年杂志社出版。

  九、肉品加工杂志—肉品发展基金会发行。

  农药残毒问题,编者在本书有关文章已多次提出,并曾将部份资料分别邮寄有关主管参考。据知台糖公司用了廿多年的寄生蜂防治甘蔗害虫方法,近年已被政府大规模采用。其他利用合成与性费洛蒙相似物质诱杀害虫,或以放射线照射使害虫失去生殖能力等方法,亦在分别使用,这是很可喜的现象,只是希望速度加快,范围加大,使残毒问题,能早日获得更多改善。

  根据吴正吉教授在汉声杂志菜根香专集中表示:农药直接会对人体产生物理性刺激,更会影响体内酵素反应。如果酵素受到干扰,可能就会失去活动力,人也不能保持健康,甚至危及生命。他又将细胞内部的世界比喻成戏剧舞台,酵素担任著导演的职位,如果导演被毒害生病,即不能导剧;或者导演被人逼疯了,就会疯狂乱导戏;或者来了一个不会导戏的导演,则无戏可演;又或者,这个导演根本不照原剧本导戏,而自行乱导新戏,则会使舞台上一团糟。农药,正是上面几种状况中那个捣蛋角色。它能干扰酵素的正常活动。因此使我意想到清洁生菜芽菜,未受高温破坏,能供给人体多量酵素,或使体内酵素维持正常环境,这或许是蔬食的最大利益,是否如此,尚请高明指正。

  本书只是初步浅介素食、生食,内容极为有限,谨在此再建议读者,为了自己及家人健康,请破费几包香菸或脂粉费,少看几次连续剧,去买几本好的饮食、素食及营养的书,仔细读后实践,再作一些适当的运动,就可减少毒素的困扰。

  再根据74.8.11.中央日报第五版美联社特稿,加州大学的齐格勒博士在‘蓝赛’杂志上提出,只有免疫系统已经发生了某种问题,才使他们特别容易感染后天免疫不全症等病毒。而健康者则可免罹患。所以吃无毒清洁健康的素食,真是有福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再关切农药残毒的理由。如果有不周到的地方,希望获得谅解。

 
更多有关 素食健康 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