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素食生食与健康 < 素食健康 < 首页 : 当前位置 
防癌、治癌、新思潮
来源:般若文海 作者:傅益永居士 发布时间:09-01

  今日世界,科学昌明,但是一提到癌,立刻使人谈虎色变,不寒而栗。癌症之可怕在于1、初期不易发觉,等到发觉,多半太晚。2、西法治癌,令人难忍。3、末期痛苦,如堕地狱,对于这种‘苛症猛于虎’,难道我们竟束手无策?使我感到有义务将我在这方面的知识,急于贡献于我们同胞(特别是老年人)的必要。我得声明,我是一位科学工作者,祗站在科学立场说话,言必有据,毫无成见。我谈的祗能说是‘新思潮’,不敢说一定是‘新方法’。

  佛学与科学,有一共同定律,称为‘因果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丝毫不爽。癌症的原因有两种,一是外来,一是内在。外来的,主要是空气与食物中所含的毒素,大家都知道的危害因素有:尼古丁、石棉、放射线及放射性物质。在成千成万的化学物品中,致癌的毒素,为数不少。已经确定致癌的有三大类:一、硝化物,如防腐剂。二、氯化物,如塑胶中排出来的气,三、杀虫剂,最著名的是DDT。

  在食物中,已发现脂肪与乳癌及肠癌有关。脂肪需要胆汁才能消化,大肠中如有过量胆汁,可能引起肠癌。再者胆汁要由肝来制造。在人身中,肝是消毒总司令,任何因素(如酒精、脂肪、毒物)使肝工作过度,以致其功能减弱,将使癌细胞容易发展。所以旨酒与膏腴,宜适可而止。

  前年八月,我在日本京都,参加第六届国际生物物理学会,有机会听到日本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杉村演讲。他特别举出两项研究结果,使我心惊。第一,他说花生酱(美国人最爱吃)中,常有看不见的霉,可以致癌。因此他从来不吃花生酱。第二,他说任何食物,如烤到华氏三百五十度以上,致癌毒素会大大提高。会后我问他,假如吃一顿烤牛排,怎样消灭癌素?他说,赶紧吞丙种与戊种维他命丸,其中道理,留待稍后再谈。

  外来因素,纵然险恶,不一定使人得癌,有人抽烟几十年,到老安然无恙。邱吉尔便是此中福老。根据美国对癌症病人的身世调查,发现百分之七十的患者,过去都是在精神上有过长期的抑郁忧愤。就我所熟的好几位癌症病人,此话一点也不假。今日时代,使人精神颓丧,因素太多。这在科学上,无能为力。我祗有引用无门和尚的一首诗。来奉劝世人:‘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人和动物,不知经过若干万年,仍然活跃世上,依达尔文进化论,必然是‘适者生存’。在医学未昌以前,人与动物,毫无保障,何以能不被细菌毒素所消灭?根据现代科学,我们才晓得老天早将三种维生素(甲、丙、戊),广散于许多植物中,它们一入肉体,便发挥杀菌卫体的作用。简单来说,甲种维生素主要的功用,在保护内外器官表面皮肤组织的作用。丙种维生素,在强化细胞间的黏合力。戊种维生素,在保护细胞膜的结构。这三种维生素,如果在体内份量足够,当可抵御外侮,使身体安然无恙。现在科学上许多实验,证明这种见解,大致不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肺癌部主任史朋博士,多年来一直研究甲种维生素与癌症的关系,他和其他科学家发现,‘癌症’病人体中,甲种维生素的成份,有偏低现象。他们曾用大量的人工合成甲种维生素,施以动物体内(预先注射癌素),观察反应,所得到的结果显示,无论在肺、胃、皮肤、膀胱及生殖器官内,致癌毒素的恶化作用,都被抑制,甲种维生素与肺癌的关系,由抽烟瘾君子的调查,更得到一项令人兴奋的结果。美国罗斯威尔研究所与水牛城的纽约州立大学,最近发表一项统计,比较二百九十二位肺癌病人与八百零一位无癌病人的食物习惯。发现前者比后者所吃的含甲种维生素食物为少。这种情形,在猛抽香烟而少得肺癌的病人中,特别显著。对于瘾君子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猛抽香烟,同时猛吃胡萝卜(最富于甲种维生素),可大大减低肺癌的机会。四年以前,挪威调查八千二百七十八位瘾君子的食物习惯,结果大致相同。甲种维生素抵抗肺癌,不论年龄,不论抽烟厉害程度,似乎一视同仁。

  食物中,那些最富于甲种维生素?黄色水果与青色蔬菜,前者包括胡萝卜、南瓜、木瓜、芒果。后者包拮红薯、甘蓝、水芹、蒲公英。两类的领队是胡萝卜与蒲公英。蒲公英俗名黄花地丁,在野外草地,春夏之交,一遍黄花,为最贱野菜,但是天富甲种维生素,藏在它的绿叶中,无怪乎牛吃草,使牛肝中甲种维生素,远高于任何其他的动植物。而牛奶富于甲种维生素,但是动物体中的甲种维生素,祗溶于油。吃得太多,容易使肝中毒,而植物中的甲种维生素,结构稍为不同,称为胡萝卜素,到人体中,藏于皮下,在需要时,才变成维生素,因此不易使肝中毒,如量多祗使皮肤变黄,随后自然消失。

  再谈丙种及戊种维生素。富于丙种的,也有青黄两类。青菜类包括青椒、水芹、花椰菜、甘蓝、萝卜菜。黄果类包括柠檬、广柑、及菠萝。富于戊种维生素的有黄豆、植物油、麦芽、青菜。对于黄豆,值得特别宣扬一番,黄豆极富蛋白质,这种植物蛋白质不下于动物蛋白质。黄豆中的蛋黄素及植物固醇,可以减少血管中胆固醇的堆积,因此可以防制血管硬化、高血压及心脏病。对于抗癌来说,黄豆中有两项利器,第一是植物纤维,它可以通肠,因此减少肠癌机会。第二是蛋白质酵素抑制剂,在老鼠试验中,发现黄豆饲料可以防制乳癌及皮肤癌,可能是这种特殊物质的作用。中国人有幸,将黄豆制成豆浆、豆芽、豆腐等多采多姿的‘白色’食物,价廉物美,百吃不厌,值得骄傲。

  总结来说,一个人每天如果都吃青、黄、白,既有丰富营养,又有三种防卫武器(甲、丙、戊维生素),照美国史朋及日本杉村两所大学权威的研究与见解,防癌应该大有把握。

  目前西法治癌,流行‘割、打、杀’,纯属霸道。但是人类生存的自然法则是王道。那么治癌能不能用王道?在道理上说,应该有的。由上述防癌的新思想,如果加强使用甲、丙、戊维生素治癌,正属王道。这种‘新思潮’,目前医学上,仍然属于曲高和寡。但是对一般老百姓来说,却是简易可行。是否有效,可从和尚吃素,牛羊吃草(包括黄花地丁),极少得癌,可为佐证。总结本文,我谨以一首诗,奉劝世人:

  远避恶因素,多吃青黄白,心宽如大海,快乐从天来。

  编者注:本文系转载自71、4‘健康艺术’第七十五期。魏博士是一位旅加学人,曾一度返台在交通大学担任电机系客座教授。他对针炙也有研究。自然疗法杂志74、2、12第8卷第一期刊载他的‘压穴神效’一文,乃他自己的亲身经历,用指压阳溪穴即治愈心律不整,简单不花钱,有同病的在求医之余不妨参考。

  蒲公英是野菜,供应较困难,台湾胡萝卜很多而不贵,应该是防癌的好食品。本书另选有篇‘胡萝卜汁治癌症’的文章,真是不谋而合。目前台湾癌病年有增加,希望正统医学方面能对此事加以求证,予以否定或肯定,使更多的病人,有所遵循。

 
更多有关 防癌、治癌 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