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伦理生活化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一二、孺慕
来源:般若文海 作者:汪希教授 发布时间:03-28

  当年的一位浪荡青年,很不得父母欢心,激烈反弹下,他离家出走。亲子双方各‘说’极端,放话再不相认。后来双方都有悔意,但都不肯回头。少年进入中年,成家立业。生活无缺,但缺少亲情。经常怀念二老,特别怀念老爸。二老同样好想念他,老爸终于突破老妈的反对,去看望儿孙。儿子早已为老爸留一间书房兼卧房。很能依古礼早晚进房去‘晨昏定省’。更盼望老爸爸真的有一天前来同住。

  近来一位安徽籍的老人说,他幼时丧母,刚大些,父亲过世,他是在亲戚家长大的。两岸开放后,他回乡、修墓立碑,才稍慰孝思。七十岁生日,他交代所有的后人,等他百年之后,把骨灰洒(不是择穴埋葬)在他父母坟墓的周围。生前少能亲近父母,又来不及奉养。身后愿长依左右,以全孝思。

  早年李鸿章七十自寿诗有两句:‘已无朝士称前辈,尚有慈亲唤小名’。一代大老,位极人臣,古稀之年,仍不减赤子之心。尚有老妈妈健在,喊著自己的小名子,问这问那,他以为是人间至乐!

  这三个小故事的主人翁不同,相同的是在人的生活中,都需要亲情。连七十岁老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前或死后,表达‘孺慕’的孝思。

  —孺慕是对父母的依恋,是人所不可缺少的亲情。

 
下一页:一三、老妪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