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王凤仪嘉言录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第二十八节 行道做德
来源:般若文海 作者:王凤仪 发布时间:03-27

  ○道是行的,德是做的,不行没有道,不做没有德。上天按天理命名,人要照本分行事,就合天道,本著天道所做的就是天德,也就能不思而得。现在的人只知求财,不知做德,那是舍本求末,等于开个谎花,没扎下根,哪能结果呢?德是根、财是果。所以要想发财,先要做德,那德就是摇钱树的种子。所以说:‘大德者必得其禄’。

  ○没有贪来的德,没有争来的功,没有搅来的福。把事做好,助人成事是功,有功的人必能掌权。若是自己夸功、与人争功,或是身子虽做,内心不满,那叫劳而无功。舍钱行善或劝人为善都是善,做善的人,来生准富,有洪福享,可是还在因果里。要是能教人去习性、化禀性、除去心性上的苦恼,叫做救性,救性是一救万古,那才是德。人的性子清,才能存德。

  ○明白人托起愚人叫有德,愚人能信明白人也是有德。天生智者,原为的是愚人。明白人要是不托愚人,就是违天命;愚人不信明白人,也是违天命。我虽然劝世多年仍觉得对不起惬人,因为惬人还没有比我明白,若有人比我明白,我心才安。

  ○我常听人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叫能屈能伸呢?我以为遇著愚人,能低在愚人底下,把他托起来,才算能屈;遇著高人,志向要超过他,不被欺住,才叫能伸。

  ○多立事功、多结人缘便是外功,有外功而后有内果。尽伦常、办公益,都是外功。象植物的生根长干、伸枝附叶、开花,都是外功,外功完成,才能结内果。人若是没有外功,不能成内果。就象一样的讲道,没有实行的人,就是讲得天花乱坠,人也不注意甚至还遭到诽谤;有实行的人,说一句别人信一句,哪怕是一句俗话,听的人也觉得其中有道。这不是有外功才有内果的明证吗?

  ○有多少人佩服,有多大的德;有多少人信服,有多大的功。

  ○世人都怕水深火热,怕死在里面。岂不知好名的死在名上,好利的死在利上,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还不知道呢?我讲道,不要名是‘入火不焚’,不要钱是‘入水不溺’。

  ○道德是从古至今川流不息的,可是越趋越下,竟降到水底下去了!什么是水呢?就是惬人所喜好的钱财,为财把良心丧了,把道也丢了!我所以能成为善人,大家佩服我,就因为我和钱绝了交。

  ○学道的人,不去学佛,先去修庙,是叫佛把他支使远啦!念书的人光念不行,是叫书把他支使远啦!学道德的人,光讲道不行道,是叫道把他支使远啦!我知道一位古人就学一位古人,知道一位今人就学一位今人,知道一个字,就行一个字,才是‘知行合一’。

  ○欺人是孽,累人是罪,助人是功,成人是德。自己要常想想,我当的是什么样人?

  ○我常说:‘翻世界、造大同’。人们都笑我说大话。其实这话才不大呢,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个翻法,才说我说大话。大事要小办,小事要大办,也是我常说的话。翻世界虽然是件大事,可是要从小处做起。小得象什么呢?就象微尘那么小。什么东西那么小呢?就是人的心念。要能把人的心念翻过来,私的变为公的,邪的变为正的,世界不是就翻过来了吗?

  ○我常说:‘大事要小办、小事要大办。’平天下是大事啦,可是要由国而家,由家而身、而心、而意、而致知、格物上做起,这不是缩到极小了吗?我是个庄稼人,极愚极笨,一天书也没念过,常说要翻世界、造大同,人都笑我说大话。其实是他没明白《大学》上的意思,要能缩小到意上,由诚意做起,平天下又有什么难呢?常人又以为平天下是王公大人们的事,我认为根本要从小孩子身上下手,从小就灌输道德精神,推广到天下,天下还能不太平吗?

 
下一页:第二十九节 四大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