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王凤仪嘉言录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第二十七节 道德会
来源:般若文海 作者:王凤仪 发布时间:03-27

  ○凡事都有个本,道德会的本就是男女。因为全球万国都是由男女而成的,有男女而后有夫妇,有夫妇而后的父子、兄弟、朋友、君臣等伦。‘夫妇是人伦之始’这话说的太对啦!我们道德会要改建社会,首先就要从男女两个人身上下手,能使男女各正本位,都能自立,自然五伦有序,家齐、国治了。

  ○道德会是空的,必须有道德人、说道德话、办道德事来装满它,才是真的道德会。象水缸似的,必须装水才是水缸,若是装酱就成为酱缸啦!所以名实必须相符,这是非常重要的。

  ○道德会的人,要能阐扬道德,领起风俗,便是功之首,倘若不能,就是罪之魁啦!

  ○清末变法没成功,我就知道将来念书人要归一家,不过五六十年就变为新学界了。清末的念书人,都是邪绅,专门玩邪的,所以出个新学界专玩横的。现在横的又过时了,又来顺的,道德会专讲顺的,怎的都好。道德会要不能把道担起来、讲明白,将来还是要遭劫。

  ○道德和法律是国家的阴阳两大作用,缺一不可。现在的人常说:‘道德补法律之不及’。不知法律是补道德之不及,要是不以道德为主,不论法律怎么严,也要失败。

  ○蚕作茧不是想永远住在里面,是要化个蛾从茧里飞出去。人做事也该如此,立一个会、办一所学校、做一个生意、过一个家,不是要老死在里面,不过是借他成我的道就是啦。现在的人,做一宗事就当做是后半辈子的‘养老地’,该有多么愚!张雅轩创办海城县腾鳌堡淑贞义务女子学校,办得很有成绩,人材出了不少,学校也不困难了,我劝他离开,和学校脱离关系,教职员和学生,一致挽留,他自己也不愿离开。我说:‘你们也太愚啦!他是个领导人,把你们教成了,他不出去开路,将来你们都要烂死在这里!’我逼了二十多天,他才离开腾鳌堡,向北省去化人,他因此明白了四大界的道,女义学才得发展,这不是实例吗?

  ○祖先创的业不论怎么好,也要败坏在子孙手里。就象古时教主所创的教一样,不论怎么好,也都要败坏在门徒的手里,没有打破子弟关。因此,我不收徒弟,也不当师父。我的道是最平等的,不当师父不担过,不收徒弟不操心,有多么自然,固然就成为死的啦!

  ○我讲道化世四十年,谁信谁不信我都知道。有信十年的,有信八年的,不信就不领了。我领人是往上领,世法领人是往下领,相著人、管著人,最后又怨、又恨,表面上是相著,其实是欺负人。我连老婆儿子都不相著,虽不相著一时,却相著万古,能把他们领到天堂、佛国里去。不信的就是缘浅,不可成仇,所以度人也要看火候。

  ○我得道以后就往外传,要是传不出去,担天下的大罪。我虽然有道,可不卖道,一不借道养俗,二不借道敛财,不怕讨饭吃,只凭感应。先前道德会入会有会费,我就反对,才取消了。去年开会,又要收会费,我说:‘你们真这样做,这个会里可没有我。’大家才作罢。咱办道不许节外生枝、巧取人财。

 
下一页:第二十八节 行道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