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自然之谜 < 休闲文摘 < 首页 :当前 
众多陵墓发掘者神奇死亡之谜
来源:无法解释的自然之谜 作者: 发布时间:4-12

  1923 年2 月, 位於卢克索的古埃及幼主图坦卡蒙的陵墓在沉睡了3000年之后, 被英国人卡纳蓬勋爵所率领的考古探险队打开.他們发现陵墓入口处镌刻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告: "谁打扰了法老的安眠, 死神就会降临到他头上."

  在此之前, 考古队中的一个队员阿瑟·韦戈尔曾向勋爵讲过有关"法老的诅咒"的传說: 19 世纪末有个英国人將另一具法老的棺材带回了英国, 几天后他的枪支就炸膛了.他因此失去了一只胳膊.將棺材运回国的船只, 不久便沉没了.存放过棺材的房屋, 在火中化为灰烬.給棺材拍过照的摄影师举枪自杀.凡与這具棺材有关的人, 所遭遇的事故和灾祸到目前已数不胜数.但是, 在探险队进入墓道深处之前, 韦戈尔一再听见勋爵以轻蔑的口气谈论法老的诅咒.韦戈尔警告說: "如此下去, 他活不过兩个月."

  兩个月前, 卡纳蓬勋爵曾接到当时一位有名的神秘主义者給他的一封信, 信中說: "卡纳蓬勋爵, 你們不能进入陵墓, 否则必有大难.忽視警告將身罹重病, 痊愈无望."

  勋爵虽然认为, 法老的诅咒只是虚张声势, 但他还是兩次向一位占卜者请教, 结果兩次都预言他將莫明其妙的死去.

  的确, 4 月份的一天早上, 勋爵在旅馆的房间中醒來, 只說了一句话: "噢, 我难受极了."当他的儿子赶到时, 勋爵已不省人事了, 当晚他就去世了.据医生說, 他的死是受毒蚊叮咬所造成的.然而人們却注意到了, 蚊子叮他的地方正是图坦卡蒙王木乃伊上有疵点的地方.

  此后, 死亡事件接踵而來, 曾給法老木乃伊做过X 光透視的放射线专家突然全身瘫软, 倒地窒息而死.在探险队中作勋爵秘书的理查·皮切尔, 由於心脏病突发而死於卧室里.英国工业家乔尔·伍尔是法老陵墓的第一批参观者之一.不久, 他便因发高烧而死去.直到1930 年, 最初参加发掘陵墓的探险队员只有兩人还活在世上.

  然而, 半个世纪后, 法老的诅咒仍然具有慑人性命的威力.1970 年, 电視台就致人於死地的"法老诅咒", 秘密采访了图坦卡蒙陵墓发掘队的唯一幸运者--73 岁的理查德·亚当森.他对记者說: "我从來就没相信过這种神话."就在他离开电視台回家的半路, 他乘坐的出租车与拖拉机相撞, 亚当森被甩出汽车摔在路上.這是曾担任过卡纳蓬勋爵安全警卫的亚当森, 第三次因蔑視法老的诅咒而付出代价了.第一次谈這个话题, 48 小时后他妻子暴病身亡.第二次表示不信任法老诅咒后, 他儿子就在一次飞机失事中摔断了脊骨.第三次则使他自己头部摔伤, 在医院苏醒后他說: "以前我不相信法老的诅咒与我家人的不幸有什么联系, 现在我不得不信了."

  1972 年, 图坦卡蒙法老的金面具被运往英国, 为纪念陵墓发掘50 周年而准备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展出.這时法老的诅咒又一次把恐怖投向人间.

  负责此次活动的是开罗博物馆古藏部主任甘马尔·梅瑞兹博士, 他在博物馆中负责保管20 具古代木乃伊.他对别人說: "世上没有人像我這样同古墓和法老的木乃伊打了這么多交道.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我从來不相信什么法老的诅咒."

  1972 年2 月3 日, 就在金面具准备发往伦敦的這一天, 梅瑞兹博士因心力衰竭而死, 那年他才52 岁.

  展览活动并没有因梅瑞兹的死而中断.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架运输机, 受命运输這一无价之宝.但是, 此次飞行任务完成之后的5 年之内, 机组有6名成员先后丧命或遇到极大的不幸.

  飞机上的一位乘员布雷恩·朗斯福尔中士說: "往回飞行的时候, 我們几个在装面具的箱子上打牌, 并耍笑了一阵.我們并不是有意对法老不敬, 只是觉得好玩."在此后的4 年中, 他得了兩次严重的心脏病.

  飞机上的一位姑娘, 在做了一次头部手术后就变成了秃头, 不得不退出皇家空军.机上的领航员吉姆·韦布上尉家中失火, 所有家产付之一炬.在飞行途中, 主机械师伊恩·兰斯多恩开玩笑地踢装面具的箱子, 并夸口說: "我踢了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没过多久, 兰斯多恩在登高时梯子突然折断, 他踢过箱子的腿摔成骨折, 打了5 个月的石膏.

  正驾驶员里克·劳里和机械师肯·帕金森更倒霉.帕金森的妻子說: "每年到了运面具的日子, 我丈夫都要犯心脏病."1978 年的一次发作终於要了他的命, 那年他才45 岁.劳里在帕金森去世兩年前就犯心脏病死了.他妻子說: "是图坦卡蒙的诅咒害了他."他死时只有40 岁.

  這么多人的神秘死亡, 在逻辑上应如何解释呢?新闻记者菲利普·范登堡经过多年的研究, 在他的《法老的诅咒》一书中提出一种颇有吸引力的說法.他认为法老陵墓里的环境非常适合细菌繁殖.天长日久繁殖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新菌种, 并且直至今日它們还有致病或致死的威力.

  范登堡还认为, 古埃及人在炮制毒药方面是行家.有种毒药只需通过皮肤接触毒素便能渗入血液.陵墓壁画上的颜料里都掺入了毒药, 陵墓建成后立即密封, 以保持药效, 所以其效力到现在还有相当大的威力.

  1949 年, 核物理学家路易斯·巴尔加里尼对法老的诅咒提出一种最不同凡响的解释.他认为, 3000 多年前的古埃及人完全有可能使用了核放射性來保护自己的圣地.陵墓的顶部可能覆盖了一层铀.或者陵墓本身就是用有放射性岩石建成的, 這种矿石的放射性至今还可以伤人.

  古埃及人真拥有這样先进的科学技术吗?难道我們真因忽視了祖先的智慧而遭到了惩罚吗?這真是令人悚然的未解之谜.

 
下一页:怪坡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