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道学基础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人生诸苦来自与德不一
来源:道学中修 作者:

太乙救苦天尊之所以具有拯济生命之“苦”的功用,其秘诀正在于此。人生诸苦来自与德不一特别是成年后的生命处于心有所念、动有所著、昼有所想、夜有所梦的状态。“一日一夜,万死万生,驱役魂神,不闲一息,此乃处世之人,生身受罪于无间地狱,溼沦泊没,无有出期,苟非得道,孰能免离,若此罪人,实可哀也。”也就是说,道经认为人之欲神陷溺于身形感官羁绊中的生命状态,无异于身处地狱,而太乙救苦天尊能拯济这一切苦。

如:“火翳者南方地狱之名也。众生常为欲火焚心而色翳目,故曰火翳。触目动心,地狱即现。既悟真诠,性天朗澈,一念湛然,所谓火翳者,皆化为清净之域也。”“剑树乃地狱名也。众生竞名利,争人我,与物相刃相摩,交谈如矛戟,对面如寇仇,见受剑树之狱也。至人体道,含洪光大,为而不争,胸中之荆棘悉化玉树骞林也道教以为,地狱为一种心理幻化之相,“认幻缘而有狱”。开悟正性,坚持与德为一就不存在地狱这一幻相。

太乙救苦天尊用无上大德度脱死之能势。死亡本是生命的一种形态,是精气神耗散完毕后的生命解体。但如果坚持与德为一,精气神可逆化为先天元气,并不断积累而成为生命解脱时的能势,最终生道相保。鉴于此理,道经提出:众人之死是最大的罪与厄,“一切罪莫大于死罪,一切厄莫大于死厄”,并以人们在死亡时的不同身心反应为对比,说明与德为一和与德不一之间的区别。道经称,圣人是身内生身、阳神脱质之人,其死称为“神仙”。贤人是在世间时,能够明心达性、性无所著、不与物交之人,他们以生为寄,以死为归,死亡对他们而言是复归生命之本,其死称为“复”。

这两种人都坚持与德为一,他们身心悠然自在,即便贵为君王,也不及其乐。而众人在世时则是与德不一,魂梦念想,常与物交。这样的人死亡时,由于能势不足,精气神无法顺畅分离,就好像生龟脱壳、螃蟹入汤,非常痛苦。而且死亡之后,境界黑暗,如同半夜里的禽虫飞鸟,不知所归。他们往往跟随日常用事的习性在不自觉中化生,“盖心之所化而不得不化也。亦犹至暴者化为猛虎,或为傍生六畜禽虫之类,及再得为人,皆谓之物也”。基于这种理解,众人之死被称为物。郑所南认为太乙救苦天尊能救苦的根据在于:“人之生也,耳驰于声,目驰于色,念念之间,以万事分其天真之一,故众生死而为长夜之魂。悟万化,还其天真之一,故太一天尊能救幽魂之苦。”

正是由于与德为一的养生功用如此显著,所以《太乙救苦护身妙经》称:“在天呼为太一福神。在世呼为大慈仁者。在地狱呼为日耀帝君。在外道摄邪呼为狮子明王。在水府呼为洞渊帝君。”经文所述太乙救苦天尊的别称,也可理解为其养生功用的展现。如果我们坚持与德为一,就能成仙得道,所以太乙救苦天尊“在天呼为太一福神”。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们坚持与德为一,就可以化解诸多困难,所以太乙救苦天尊“在世呼为大慈仁者”;

当生命沦滞于地狱时,如果坚持与德为一,就可以获得元气而如同阳光照耀冰冻,复其本真,所以太乙救苦天尊“在地狱呼为日耀帝君”;

当人们被不正确的思想左右时,如果坚持与德为一,会如同听见狮吼一般消除妄见,所以太乙救苦天尊“在外道摄邪呼为狮子明王”;在人们遭遇疫疠怪病时,如果坚持与德为一,可以辟除病魔,所以太乙救苦天尊“在水府呼为洞渊帝君”。所谓洞渊,为道教中瘟部神名。如斋醮中有洞渊斋仪,主要与治魔辟邪有关。正因为太乙救苦天尊蕴含有济生度死的养生功用,无怪乎道教称其为“救苦天尊”。

下页:天下万物生于有 有生于无